是非黑白

这是一个是非黑白难分的世界!

他说他是渔民,可是他没有加入渔民协会,他指自己是渔民,有自己的渔船,旁人也知道他是渔民,他是渔民不会错的。
官方不接受他是全职渔民,不让他入会那是官方的事。记者能够当他是渔民就可以了,这则新闻才有报道的必要。
这个友族渔民比我族更讲究,他所说的事都是有凭有据,报案书、投诉文件,连土地证明都提供,可信度很高。
他比某些华社领袖好多多,不但出示外文新闻稿,连华文翻译新闻稿也不缺。
他们是渔民,还是友族,真叫某些华社领袖汗颜。
某些华社领袖就太随便了,吵吵闹闹黑白难分的超复杂新闻,不要说有时连白纸黑字也没有,即使有了,报案书、证明文件等文件也欠缺,这样子还学人吵吵闹闹,如何叫媒体为他们主持公道?怎样说服读者大众?
经历太多这样的事故,可以很肯定的知道,故事里面还会有故事,采访对象再坦白也有限,绝大多数是只讲自己的好和别人的坏,其他免谈。
这些渔民也一样,对自己有利的事高谈阔论,相反的少提。
他说浅海渔民喜欢把船泊在沙滩,渔民宁可麻麻烦烦的涉水上船下船,也不使用码头。
浅海渔民喜欢沙滩的习惯看得多,不过这个地方很典型,这附近可是有两座长长的渔民码头,浅海渔民都不用,留给拖网渔民使用。
他们说,浅海的渔船都是玻璃纤维制品,没有拖网渔船坚固,大风大浪的时候泊在海边的渔船撞到便物会破裂,可信度还是很高,至少两个月前的罕见大风暴曾经叫他们损失惨重。
不过,平时的暴风雨怎么样?细思甚恐,错误报道的机率太高了。
看到出面助阵的非政府组织,就知道问题不这么简单,至少有意识形态的偏差,并且落差会很大。
槟城的非政府组织会让我们立刻想到不可砍树、不可铲山、不可推倒老屋、不可杀狗,报界仗义太多了,知之甚详。
我特地停车细读路边的工程告示牌。
果然如此,被渔民反对的发展工程是高举义助渔民大旗的福利计划,如果按照渔民片面之词渲染兴建酒店和餐馆,被人追究起来肯定中招
要知道我们槟州盛行发律师信和诽谤诉讼,黑白不分的写新闻风险太大了。
厘清一个发展计划是否挂羊头卖狗肉,其实和厘清新闻自由是否挂羊头卖狗肉一样复杂,官方诠释和民间诠释往往是两回事,是非黑白叫人胡里胡涂。
摘录自  星洲日报 /周新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