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与马来选票

希盟大会宣佈前首相马哈迪是在野党联盟的首相人选,而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则作为副首相人选。有人说这是马哈迪和安华两人甚至是两个家族的和解,也是安华和公正党做出的巨大让步。

做出让步的,当然不止公正党。做出重大妥协的另一盟党是行动党。行动党的妥协,主要在于三个层面,一是原则层面的,二是理念层面的,三是权力层面的。

在原则层面,行动党过去大力批判马哈迪,也号召人民拒绝马哈迪回归,但今天行动党不仅与马哈迪结盟,甚至拥戴他再担任首相。

在理念层面,过去行动党大力批判种族政党,甚至主张禁止种族政党,而如今行动党不仅与土团党这个种族政党结盟,还拥戴其领袖担任首相。

在权力层面,行动党在希盟内是拥有最多国会议员的第一大成员党,但在希盟的西马议席分配中,行动党获分配的上阵议席排在第三,而仅有一个国会议员的土团党则获分配最多议席。

行动党当然深知做出这些妥协所必需付出的代价,包括被政敌攻击,甚至被本身支持者质疑为出卖原则和尊严。正如公正党也必然可以预见本身在做出让步,即认可马哈迪成为首相人选后,所要付出的代价。

而两党之所以愿意付出这些代价,原因只会有一个,也就是在野党支持者所承认的,希盟需要靠马哈迪和土团党,在下届大选争取马来选民的支持。而这个原因,当然只能基于一个条件,那就是希盟各党都相信,马哈迪一定能争取到马来选票。

不过,希盟的这项预设,可能要冒上非常大的风险。

虽然说马哈迪和土团党能不能说服马来选民舍弃巫统和伊斯兰党,大规模转向希盟,必须在下届大选成绩揭晓后,才能见真章,现在说什么都只不过是假设性的问题;不过,我们也并非完全没有可供参考的例子。

冒着巨大风险

2016年6月的雪州大港和霹雳江沙国会议席补选,就是重要的参照点。巫统在两场同步进行的补选中取得最终胜利,而当时的形势是:

一、伊斯兰党加入战围,形成国阵、希盟和伊党的三角战,但巫统实力丝毫无损,其得票甚至比希盟和伊党的得票总和还高;

二、马哈迪当时已全力为希盟助选,但无法冲击巫统的支持率;

三、消费税当时已落实,一马发展公司课题也已爆发,但也无法冲击巫统的胜利。

公正党和行动党相信马哈迪和土团党可推翻巫统,为此做出重大的让步和妥协,付出巨大的代价,但也是冒着巨大的风险。

摘录自 中国报/ 张以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