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的晚节

希盟圈定前首相敦马哈迪为希盟首相人选,惊得大部分民众纷纷反问,“他还行吗?”

以历史论能力的话,我确信敦马行。回首他任职首相22年期间,无论是经济水平,还是国家声誉,大马可以说都有明显进步。

但那个时代,互联网并不发达,确切地说,要掌握国民情绪,并非一件难事。那时代的政治丑闻、独家新闻,其实都难以太大地发酵。

放眼现在的网络时代,说真的,若敦马回锅,论实力来评能力的话,真的不能怪民众以有色眼光看待他。

如果敦马再次拜相,以其90多岁的高龄来处理国事,他不怕,我还替他担心。虽然他依然拥有强健的体魄和清晰的思绪,可我们身为晚辈,还真的不忍看他继续操劳。

许多人说敦马任职期间也犯过不少“错误”,但人谁无过呢?敦马深知这一点,所以在挽回民心的时刻,他都在思考应该从哪裡下手解决问题,而不是“我到底对不对”。

马来西亚没有能人了?

这么一位优秀的前首相,怀才必傲,要他承认自己的错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成大事者不纠结,一旦决定,便全力以赴。担当方面我们是敬佩的,但依然说服不了大部分人的支持。

他当真再拜相,恐怕会在国际舞台上炸开锅。第一想法肯定不是他的能力有多强,而是,马来西亚怎么就没有能人之辈了?要说多丢人就有多丢人。

要是敦马愿意栽培晚辈,带出高徒,将是一道可以延绵辉煌的绝招,再怎么说,也比高龄上阵强。

良性的人际关係只有一种,叫做独立自强,如此才能强强联合。政坛裡,从来没有抱团取暖这回事。现在敦马的举动,可谓抱团行为。在希盟裡,要找出第二把交椅仍是有难度,毕竟安华的前程仍是未知数。

政党在政坛上的发展与配合,是以不成为别人的负担为首要条件,拖后腿是大忌。这包括了不成为别人的心理和时间的负担,并且接受别人对自己的不接受。

在这一方面,我还真有些担忧敦马。毕竟昨日他有多辉煌,今日就有多少居心叵测的红眼党。以一个敬佩敦马的晚辈立场,我是希望敦马可以充分想像最坏的结果,君子不立危牆之下,这摊若是浑水,溅的将是他曾经22年的辉煌纪录。

摘录自 中国报/阿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