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浪淘沙

第14届大选料今年上半年举行,柔佛伊斯兰党发出豪言壮语,將在来临的大选中,攻打18国38州的议席,显示该党在缺乏其他在野党的支持下,有意独立撑起一片天。

在第12届大选中,柔伊斯兰党攻打9国34州席,最终只胜出2个州议席,第13届大选中,该党则攻打8国31州席,收获4个州议席。若再往前推,在第11届大选时,伊党在柔州则只收获1席,有关席位还是因为国阵对手在提名当天发生失误失去资格,令伊党不劳而获。除了州议席之外,伊党在柔州国席中过去3届大选均一无所获。
从上述数据分析,可得出结论显示,柔伊斯兰党尽管信心满满,但竞选议席多不一定就会有胜算。日前,在柔佛和谐阵线的推介礼上,柔伊党主席阿都拉胡辛呼吁该联盟成员党,也派员参与竞逐柔州席位,甚至可披上伊党党旗上阵。
以上呼吁可见,柔伊斯兰在来届大选中表面坚强,实际上是独木难支。失去了过去希望联盟友党的支持,柔伊党下届大选可能面对惨烈选战,一旦无法斩获任何议席,该党无可避免將在柔州泡沫化。
笔者大胆作出上述假设,是基于数项原因,首先就目前伊党胜出的议席而言,华裔选民所佔比例均较高。就拿该党柔州主席阿都拉胡辛所处的优景镇州席来说,最新选民统计该区华裔选民超过40%,在宗教保守主义的气氛笼罩下,伊党是否可重新获得该区选民支持,是一大未知数。
再者,经歷一轮分裂危机后,伊党在柔州的领袖出现断层,阿都拉胡辛已明確披露,该党下届上阵人士將有一半是新人,尽管他强调这些所谓「新人」过去一直都在基层服务,选民对新面孔或许毫无认识。阿都拉胡辛上届大选倡议柔州更改假日至週五已引人詬病自身难保,失去之前眾多如苏海山、赛奥斯曼及玛兹兰阿里曼等中庸领袖,伊党该如何洗白重新建构形象有一定难度。
而伊斯兰党在柔佛所面的第三道难题,则是柔州王室的態度。尽管柔州苏丹陛下在听从建言更改柔州週休日,但这是基于柔州执政的国阵所建议,並非反映出伊党的影响力。苏丹陛下过去几年的公开言论已显示其在宗教上开明,与伊党保守宗教主义大相俓庭。可以说,若想以宗教课题影响选民,伊党在选战中绝討不了好处。
另一方面,除却伊斯兰党,另一可能在柔州式微的政党或许就是国家诚信党。在新流出的议席分配中,诚信党在柔州只分得2国席,另一席则或许需在行动党旗职下上阵。若以诚信党在柔议席分配中只分得7%国席的比例计算,预料56个州席中,只能分得约5个席位。
国家诚信党在民联分裂情况下,由反出伊党的开明派领袖成立,初期作为在野党阵线中制约伊党的一环。该党的成立,或多或少获得友党民主行动党的鼓动,以弥补在爭取马来选票中的不足。然而如今显示,土著团结党加入在野阵线之后,诚信党已然遭到边缘化。
许多诚信党中坚领袖如沙拉胡丁、苏海山、玛兹兰阿里曼等,均来自柔州,如今的情况简直叫该党情以何堪。
第14届大选无疑將是一场大浪淘沙,主宰著一些政党兴衰。天下之势分久必合,令大马政治版图充满不確定性,未来形势將如何发展,將取决于谁能在选战中佔上一席之地。
摘录自  东方日报  /萧德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