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他是好人

看来,我们对前首相马哈迪的误会实在太大了,很多人说他独裁、专制、刚愎自用、滥用内安法令、破坏司法独立、好大喜功等等。

但原来他是个好人,请听他说:茅草行动不关我的事,是(当时)警察总长韩聂夫说要大逮捕;国家银行妙外汇亏损不关我的事,当时的国行助理总裁阿都慕勒应该负责;革除最高法院前院长敦沙烈不关我的事,是时任总检察长阿布达立,和当时国家元首的事;默马里流血事件不关我的事,是哈迪阿旺事。(编按:马哈迪指控宗教司没有阻止哈迪发出训词(Amanat Hadi),才会酿成流血冲突;不过,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坚决否认“哈迪训词”是整个事件肇因。)
如此看来,马哈迪不但是好人,还是一个完人,一切错误都是别人做的,他马哈迪可从来不曾犯错,他道歉是基于“马来人不犯错也道歉”的传统而已,他还是没有错!
如果有人问起伦敦锡市场期货交易亏损十多亿、土著银行两次丑闻亏损三十多亿、成立国产汽车厂、柏华惹钢铁厂等等,亏损到鸡毛鸭血是谁的事,马哈迪必定也说不关他的事,都是“他们的错”。
有不可推卸责任
不过所谓兼听则明,我们也应该听听其他人怎么说,《南洋商报》在1996年7月10日A7版刊登政府当年革除郭沙烈的5项理由,内容主要是敦沙烈一再批评和贬低政府,以及敦沙烈致函元首和各州统治者投诉政府及首相干扰司法独立,倒没有提及元首不喜欢敦沙烈
敦沙烈在1996年9月27日提出5项政府迫使他离职的证据,其中一项说他觐见刚卸下元首职的柔佛苏丹,殿下对他被革职感到遗憾,“因为当时遭人利用”;另一项证据说王室派人叫敦沙烈若采取某些步骤,元首和各州苏丹就收回革除他的御旨,但政府派人劝请元首勿原谅敦沙烈。
你看,马哈迪和敦沙烈各说各话,你相信谁?
至于茅草行动,马哈迪如驳回韩聂夫的建议,并指示后者应怎样做,韩聂夫就不能大逮捕,韩聂夫是敦马下属,敦马应该指挥韩聂夫,若因指挥不当而让下属犯错,那可是身为上司者的过失,所以在茅草行动中,敦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同样道理,若没有马哈迪的同意,国行不可能炒外汇。归根结底,作为国家最高领导人,马哈迪须为一切错误承担责任,因为一切都源于他指挥不当或作了错误的决策、错误的判断。
“旅行首相”频密出国
至于默马里流血事件,时任副首相兼内政部长的慕沙希淡在2014年4月发文告指出,事发时,他与当时的代警察总长莫哈末阿敏向马哈迪汇报,并劝请马哈迪展延访问中国,以处理发生在他家乡的骚乱事件,惟马哈迪拒绝,他坚持按原定行程访问中国。
所以你说,默马里骚乱最终以流血收场,谁该负责?哈迪阿旺?马哈迪?
说起出国访问,曾有人形容马哈迪为“旅行首相”,每年出国至少十多次,他在2000年至2002年共出国62次(首相署在国会提供的资料),次数之多,其他国家领袖难望其项背,出国多了,有些事难免会交代手下:你们看着办吧。但办错了可不关我的事。
摘录自  南洋商报 /罗汉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