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差VS服务佳

民政党主席马袖强在“团结势更强”集会致词上把“高峰”说成“高潮”,把“恩恩怨怨”说成“恩恩爱爱”,把“子弹”说成“鸡蛋”后引起网民辱骂指:华语这样差,怎样当领袖?

这时让我回想到,吉打政权在2008年大选改朝换代后由民联(现在已瓦解)掌权,当时成功突围的公正党和行动党华人代议士均是新人,但多数都不懂听和讲中文。
当时我目睹过一名香蕉议员受邀为一个佛教活动主持开幕而大迟到,大会决定不等人,先开始活动仪式。香蕉议员在活动开始不久后出现,司仪临危不乱的暂停仪式“宣布”他的莅临。岂料香蕉议员以为被邀请上台致辞,从大门进来后直接走上台站着。
当时场面尴尬,司仪也惊呆,台下的主席站起来圆场并以福建说:“YB你就说几句话吧!”。这香蕉议员表现也马马虎虎,也不讨选民喜欢,担任一届议员就下台了。
另一位当时民联执政时期的民联议员更糟,只会福建话,不是很会中巫英,当时大家不知所措的是他还当上州行政议员,他的中英巫表达能力差,是如何在州行政会议上有所表现呢?果真他任期并没有多大表现,途中还闹退党而淡出政坛。
相反的,有一名已故吉州政客张启仁在世时,中文也实在不行,只会英巫和福建话,在政坛十几年,不论大小活动都尽量以中文致词或沟通。他有次受邀在盂兰胜会致词,一上台就祝贺大家“元宵节快乐”,吓死了大家;他也常把“早上好”说成“日安好”。
最后他在 2008年大选不获祝福上阵,基于顺民意,选民要他继续为民服务,他只好从民政党跳去公正党。众所皆知张氏是个穷鬼,也舍得花钱在选民身上,穿的衣服就那几件,又开着老爷车,在民政时期,他是国阵中的反对党,只要政策不利选民,他反到底。他的服务深入民心,受选民爱戴,选民对他的中文差才不介意呢。
上述几个案例说明了,选民的标准要求是肯为民服务,为民解困的代议士,哪怕代议士语文能力差,只要他可以工作肯牺牲贡献选民,基本上代议士沟通能力差,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当然代议士的语言和服务能力可以并重是最好的。但如果代议士语言能力差,工作表现又佳,肯积极为民服务时,你会怎样选?
有些代议士口才了得,可以辩论,在国会可以滔滔不绝的反对这个,建议那个,但多数都只是空有口才,没实际行动,这时你又怎样看这一类代议士呢?
也有些代议士口才一流,但人却经常消失选区,不为民服务,有得曝光机会就会站出来骂敌党,让人拍手叫好。在这种情况你渴望口才了得的代议士,还是服务至上的代议士呢?
摘录自  光华日报/苏德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