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歉的艺术

看了黄业华撰写了一篇纪念茅草行动的文章(《回復人性化社会》),让我想起去年10月参与的纪念茅草行动卅週年,眾捍卫民主非政府组织与社运人士提出3大诉求,其中之一就是要求马哈迪道歉。相隔约2个月,希盟会长马哈迪在土团党代表大会道歉,这深深的一鞠躬,满足了多少人,又被多少人嫌弃。

事后相隔6小时,敦马还针对道歉一事作出解释,完全是基于马来人的传统习俗,即「身为一位马来人,请求道歉是我们的习俗之一,儘管你可能不知道你犯错了什么事」,强调谦卑的文化修养。这样的「回收道歉」,挑出道歉与承认错误的涇渭分明,很是其他霸权领袖可爭相模仿的「好榜样」。
人民之声顾问,柯嘉逊博士直接了当地批评,敦马应该说明针对何事道歉。模糊道歉的指涉性,又挑明道歉之意仅仅是出自谦卑,与过往的施政过错不相干,这无疑让其拥护者失望。敦马若是真的支持民主社会发展,那么他就无法忽视歷史进程,尤其是自身在70至80年代,对个人、组织、家庭、机构所强加的伤害作出道歉。
茅草行动的当事者仍在世,有些还与敦马处在「共患难」的处境,有些则不愿与其沾边,痛恨敦马过去的恶行,如打压华教民主人士,勒令关闭三报馆,甘文丁集中营更是一代人的集体回忆,那些被扣留者的家属更是受到心灵的创伤与生活压力,何妨设立人权博物馆(黄业华语)?若敦马的道歉诚意满满,先不说他以谦卑为名而道歉,他应承认自身在执政时期过错,妨碍司法,革除最高法院院长阿巴斯、滥用恶法,即未审讯先扣留、逼迫逾万原住民远离住地,让路兴建巴贡水坝。
此外,他也应该提出自身对民主的看法与转变,不是一昧地將「民主」掛在嘴边,將自己塑造成与纳吉的对立面,与民主並排,只怕是让人民在烂苹果与偽装成橙的烂苹果选其一。与其说人民需要这个道歉(满意的),不如说,这道歉不得不出现,是被需要的政治需求,对于敦马的处境,心悦诚服的各反对党成员降低或消弭芥蒂,拔掉刺仍隱隱作痛,但缓解了痛处等待结痂。
道歉並非隱身衣,不能推掉那罄竹难书的罪行。从小被教育勇于认错是美德,但不认为自己有错而道歉,则有娇作之嫌,为达到某项目的,哄哄人民。就像女生总是对的,道歉的总是男生。希盟週日公佈正副首相人选,分別是敦马与旺姐,在攻入布城执政之前,还是理想先行,验证为后。
摘录自  东方日报  /张兼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