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希联的教育政策是什么模式?

希联秘书长赛夫丁早前公布了希联已经原则上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并准备将承认统考纳入希联共同政纲。很好,这是俯顺华社的意愿和诉求,所作出明智的抉择,令人鼓舞。不像国阵冥顽不灵、执迷不悟,受人责难。

不过,这样的承诺尚不是很理想,令人心有疑虑,是否只是为了应对大选而作出的选举纲领,吸引选票,事后就忘记所作的承诺?因为承认统考只是华文教育一个环节,希联应该全面性的阐明对华文教育所持的立场和准则,发出具体的宣言,陈述希联倘若赢得政权,入主布城,将要推行何种教育政策体系?是单一语文教育政策,还是多种语文的教育体系?这是华社最关切的课题,必须认真考量!
公正党在2005年常年大会上通过“守宪国家”议案,强调宪法是立国之本,也是全国人民的精神指导,维护宪法乃是强国之道,和谐社会之基础。
公正党提出强化国民小学之余,也要平等对待各源流教育的大前提下,承认各源流教育依据各民族的意愿发展其母语教育。让我国的多种语文教育百花齐放,遍地芬芳。表彰多元种族多种语文是马来西亚的特征,傲视世界。
也就是说,公正党是主张多种语文教育政策,是体现国家宪法的精神所在,人人都遵守,大家也开心。以此证明希联执政跟国阵有所不同,希联是依顺人民的意愿开明治国,共同建立和谐、中庸社会,共享繁荣的民主自由政治集团。
可是,令人感到忧心的,是土团党闯进希联之后,情势很不妙。他的主席慕老兄即刻表态,大言不惭,说土团党是代表马来人利益的政党,所关注的是马来人的权利与地位,跟巫统的政治理念和立场没有变,所变的是换了招牌和领导架构。
他还提出,他的土团党有超过20万党员,比行动党只有10多万还要多出好几万。所以,他要主导希联跟马老爷一起对抗巫统,打倒纳吉首相是他们最大目标。
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提出四点合作基础,作为公正党、行动党和诚信党合作的准则。她说,政治结盟必须通过成立共同政策框架,来巩固盟党,坚持统一目标,同一协议及同一意志,建立公平公正、以民为本的国家。
希联三党与土团党于2016年12月13日签署政治合作框架协议书七大声明中之第一项C条款内声明:维护马来文为官方语文地位,扩大马来文为学习知识的语文,同时捍卫其他种族的母语,并提升掌握英文能力,以改善大马国际社会的竞争力。
这样的协议书只有“捍卫其他种族的母语”简单的一句话,完全没有提到希联对于华文教育所持有的立场和原则。即倘若在来届大选希联胜出,入主布城执政中央,希联将采取什么态度对待华文教育?这是我们迫切需要知道的问题。
我们所关心的问题,是希联的教育政策采取什么模式的决策,是要推行“单一语文教育政策”还是“多种语文教育政策”?在大选之前,希联必须明确的作出交代,以便让华人作出抉择,要将手中神圣的一票投给谁。
请大家别忘了,慕老兄曾讲过:“在承认统考文凭事宜上,必须以国家教育政策目标角度看待。”假设国阵真的被打倒了,由希联当家作主,而慕老兄又重掌教育部长之职,他旧病复发,老调重谈,要实行“教育大蓝图”,准备落实单一语文政策,以期达致“最终目标”,可以实现“一种语文、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理想。
慕老兄坚持承认统考文凭,董总必须修改考试方式和调整历史纲要,以便符合国家教育政策,否则免谈。他还责怪董总的立场过于强便,是极端主义之所为。
所以,请问希联各党领导层有无讨论过教育政策的课题?希联的“教育政策”是什么模式的教育体制?所谓的“国家教育政策”难道是延续国阵的模式,而不是像公正党所主张的“承认各源流教育,依据民族的意愿发展其母语教育,让我国的多种语文教育百花齐放,遍地芬芳?”
“教育政策”是人定的教育方针和指导原则。现有的教育不适合人民的需求,就必须改成符合人民的诉求。
公正党历届党常年大会都反复强调发展母语教育的重要性,并承诺给予母语教育足够的发展空间和平等待遇。
所以,希联必须在大选之前向华社表明态度,宣誓立场,是要推行多种语文教育政策的政治阵营,以争取支持。而不是像巫统所推行的单元教育政策,无法摆脱种族主义的框框,令人无法忍受。
希联之成败,在此一举,深思!慎思!
摘录自  光华日报/张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