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毒药也要喝

曾经给我们的伊斯兰党带来无限激励,无限憧憬的伊朗伊斯兰革命,现在遇到问题。

连日多个城市民众示威暴动,抗议物价高涨,青年找不到工作,政府却去管外国的闲事。
不管是不是受到外国阴谋煽动,伊朗民众显然是打出真火的,据报有20多人死亡,还打死一名警察,被捕的数以千计。
示威地点包括宗教圣城和伊斯兰革命广场,说明一旦肚子饿了,宗教热忱变成其次。
不知道最向往伊朗革命的末沙布有什么话说,不过我们的伊斯兰党还是老神在在。
吉兰丹副大臣说,丹州是故意放慢发展的,怕人民赶不上发展而堕落,让丹州变成罪恶之城。可惜,放慢发展保持圣洁的结果,依然是毒品泛滥,马丸全国第一。
修行很重要,吃饭也很重要。
人家相信修行比吃饭重要,不敢说那是本末倒置;但是如果说政治上的“民主进程”比吃饭更重要,肯定是本末倒置。
为了推进“民主改革”,月亮可以是队友,大红花也看可以是队友。
我们对“民主改革”太饥渴了吧,饥渴到明知是毒药也要喝下去,幻想将来会有解药。
摘录自  光华日报/张木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