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新三国演义

看到一篇评论文章形容,国阵、希盟与伊党如今是“三国鼎立”的格局,大有巧合但小有分别,深思之趣味无穷。

以个人观感,魏国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可视为国阵主席纳吉藉政府机关倾全力保政权;蜀国刘备与诸葛亮,应是希盟的前副首相安华联同行动党林吉祥,至于吴国孙权是伊党哈迪阿旺。

当今大马三国鼎立之形势千丝万缕,魏灭不了吴,欲联吴伐蜀,日后再伺机吞吴;蜀与吴一面断席绝交、一面暗修栈道,虽道不同而不相为谋,却又唇齿相依。

安抚伊党是必买“保险”

说回白话,魏国国阵的巫统虽然要从伊党手中夺回丹州政权,但神权至高无上,只怕偷鸡不着蚀把米,甚至连登玻吉彭都不保。伊党势力已非吴下阿蒙,马来选民的反风在极端主义和国内经济压力之下,未必不会形成海啸。

纳吉未能取得华裔选票回流的保证,全力攻击伊党而失去保守马来选票,等于开放后门给希盟长驱直入紫禁城。安抚伊党是巫统必买的“保险”,就算不能做朋友有福同享,也不想当敌人两败俱伤。

国阵成员党如马华、民政党和人联党等华基政党,固然为因为伊党因素而受到流弹所伤,但巫统为求自保,盟友们只能怪自己不争气。

蜀国希盟“天下归心,民心所向”,因而海纳百川接受更多大将加盟,但谁也没想到,来投诚的是一代霸主前首相马哈迪。安华和林吉祥倒履相迎,敬为上宾,心想得此能人,何愁大业不成?

更没想到的是,马哈迪成了希盟的新主公。公正党的安华继续蹲大牢,老婆变成大花瓶,大将军阿兹敏安守雪州,静观其变;行动党的林吉祥辅佐新主,林冠英继续扮关公镇守荆州,噢不,是万人敬仰的槟州首长;诚信党末沙布就充当张飞,有勇也有谋,只跟着老大走。

只能不即不离不友不敌

希盟不能接受伊党,也没法消灭伊党,但要干掉国阵,又怕伊党夹击攻打后门。唯一可行之道是不即不离、不友不敌。

日后大选,万一国阵和希盟的国会议席都不过半,双方就须争取与伊党联合执政。这是大马三国形势的微妙之处,不能把伊党推给对方,却要和伊党撇清关係,生怕伊党吓走自己的中庸选票。

在这种情况下,伊党却大剌剌宣佈要由外科医生执行断肢法,摆明走极端,但伊党并不是自杀,而是争取最大的空间,以便日后讨价还价。由此可见,伊党不是极端保守的笨蛋,而是绝顶聪明的谋略家,完全善用三国形势来谋取最大的政治利益。

别低估了吴国在大马版三国演义的图谋作为,也不必高估魏蜀的雄心壮志,三大阵营都被彼此牵着鼻子走,最大的得益者是宗教主义,最大的受害者是多元体制。

摘录自 中国报/ 戴志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