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失控的开始

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记者李察安格尔的书《全面失控》(And Then All Hell Broke Loose),记录了他作为一名战地记者,在动盪的西亚20年的採访经历。

书裡有一章,写到伊斯兰国组织(IS)在西亚这片土地上肆虐的情形,其中就写到一个14岁,叫穆罕默德的少年。

这名少年,失去了右手跟左脚,他要嘛坐在轮椅上,要嘛就用力站起身,单脚跳到他要去的地方。砍掉这少年手脚的,就是IS的成员。

IS成员砍掉手脚

原因是,IS要捉他当少年兵,他逃跑。当被IS捉回去后,他被带到法庭,罪名是要逃离IS控制的地区,也就是说,他要去投奔异教徒。

负责的法官说,要去投奔异教徒,就要斩断他的腿跟臂膀,这是阿拉的判决。于是,隔日就行刑。

行刑办得像嘉年华一样,一大群人围观,等待这少年受刑,而且还大声欢呼。根据书中所写,负责行刑的人戴上外科手套,再按压这少年的手脚,然后喷上碘酒,打了一针让他冷静的药剂,再用止血带绑紧手脚。因为砍手的刑罚,不是要他的命,只是要他终生残疾。

接着,行刑人把他的手臂,伸展放在一块木板,再拿了一把剁肉刀,放在预定切下的点,再用木槌往刀背一敲,手就断了……然后现场爆出热烈的欢呼,大家喊“真主伟大”,然后同样方法再砍断他的脚,又是一阵欢呼……

这不是虚构小说,也不是科幻电影,而是在现今世界,真实发生在地球另一端,一个14岁少年身上的事。

围观群众阵阵欢呼

读到书裡少年回忆自己遭砍手断脚的经历,最让人心寒的,不是断肢法酷刑的残忍,而是那群围观者的阵阵欢呼声。

行刑的刽子手戴着外科手套,喷洒碘酒,注射药剂,完全就是现代医学文明的作风,当砍手断脚时,刹那间又回到了让人不忍卒睹的古代部落,满手血腥的做法。

这个少年从此终身残疾。围观的人,没有人觉得有问题,也没有人敢反对甚至阻止,只能配合地一起欢呼。

看到吉兰丹副大臣莫哈末阿马说,丹州一旦实行伊斯兰刑事法,州政府将委託外科医生,执刀砍断偷窃犯的手掌。他还说,放弃使用传统的手法,不交给蒙面“行刑者”(algojo)断手掌,是为了配合时代需求,也避免伤害到受刑者身体的其他部位……就会想起《全面失控》书裡那个被IS判刑,没了手断了脚的少年,还有那个戴着外科手套的刽子手,当然还有围观,声声欢呼的群众。

文明,真的不是有没有戴外科手套而已。

摘录自 中国报/ 许国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