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选教练看在艳丽

(杨善勇) 跳水大功臣的中国教练杨祝梁,与大马泳总的合约在2017年杪届满。不论缘由何在,既然未获泳总与奖台计划续聘,约满之后,自然应该按章隨之离开国家队。这个职场规范,谁不懂?

问题在于,合约自动解除之后,各造解说的版本不一。接受《每日新闻》专访,国家体育学院主席阿都阿兹姆说,杨祝梁不获续约,在于杨祝梁的训练方法过时,不肯採用新颖的体育科学技术。
听到这里,浮现大家脑海的必然是这个问题:如果杨祝梁採用的培训確实不管用了,当初他怎么造就跳水队的一朵朵奇葩:杨建立、梁敏仪、潘德蕾拉、张俊虹……?
然后,青体部长凯里出面通过文告解释,组织之所以这么做,是出自杨祝梁放任恐惧文化,导致(个別)选手遭遇性侵、性骚扰、暴力、殴打、欺凌及勒索。思虑至此,痛定思痛,他们只有开铡砍掉教头了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两番说辞,何者为是,还是两者兼有之?说实在话,身在局外,谁也搞不清楚状况。不管怎样,显然的是,从一开始,决定终结杨祝梁合约之手法,诚如国家奥理会副秘书谢国驥所坦言甚不妥当,而且也不怎么高明。
何况,据凯里言,所涉案的,不是杨祝梁,而是杨祝梁身边的助手。那么,应该解除的,自然乃是这位猥褻的肇事者,怎么可以任由白狗偷食,黑狗当灾,甚至不惜连衣带水,全部倒掉呢?
当然,同情地说,重重悬念的演绎当中,或有一些不能多说,不便明说的曲曲折折。部长的文稿所暗示的,也正是这么一回事。避免打击大马体坛(的体面和威信),部门指示国家体育机构点到为止,不生枝节。
幸或不幸,国外候选的教练,看在眼里,此时此刻,心里必有不同的感受;忐忑不安自己一旦赴任,会不会也遭被杨祝梁。如果不能清除这个心理障碍,泳总恐怕重蹈羽总之覆辙。
原载《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