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与沉默

(曾昭智) 我们常在人们討论,或是爭执的时候,常听到这么一句话:请让我把话讲完!

人,是很自我的动物,常自詡是「万物之灵」,认为我们的智慧,永远都超越地球上所有的动物。这说法在科学角度上看来,或许是对的。然而,就人文方向探討,在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情况,他们(人类)选择的方式,却也是最不智慧的。因为,人际之间衍生的许多问题,可以看出一个人在思考各自利益而產生的自我意识形態时,基本上他早已失去了生活的內涵素质与智慧。
就从「討论」这两字来说吧,所谓的「討论」,就是要在人与人之间,各自把自己的想法提出来以集其眾思,广其大益,让一些观念或问题可以探討得更为清楚。论述与辩论过程之中,人们须把自己的理念说个清晰,让他人听个明白。
因此听者应该保持沉默(Silent)以聆听(Listen)他人所说的內容,进而才能听到(Listen)他人静处(Silent)于內心的想法,这样子真理才会越辩越清。有趣的是,Silent与Listen这两个英文单字里头,其所用的字母e、i、l、n、s、t都是一样的,只是个別组合不同而已。而在中文的詮释里,不难发觉「沉默」与「聆听」之间,似乎还存在著极其密切的关係。
国会议堂沦谩骂场所
不论是討论会或辩论会之中,通常都会有一位主持人(Facilitator)监督整个会议流程,其扮演的角色,除了协调之外,就是確保会议流程的顺畅,让每个人都能融会与贯通他人的想法,以达到集思广益的会议目的。当我们以沉默的態度去聆听他人说话的时候,除了可以更清楚与明瞭对方的內心真正想法外,也能让自己沉淀心情的去思考个自的理念与问题的癥结,以及自己相对所要表达的想法。
且观看咱们国会的录像视频:常见的一幕是朝野双方在辩论的时候,议员代表们似乎都不会去克制自己抢先发言的衝动,而旁人也唯恐天下不乱的加入战场,导致肃穆的国会议堂顿时成了野蛮的谩骂场所。而所谓的主持人国会议长,则靠边站的成了透明傀儡发挥不了应有的作用。议会常规、议厅秩序全都被拋到字纸篓里去,成了垃圾。甚至有些国家的国会议厅里头,拳拳见肉的殴打,椅子满场飞的情况也是常有之事。人文沦落至此,甚是可悲。
离我们將近两千年前的诸葛孔明,在写给他年仅八岁儿子诸葛瞻的《诫子书》中,提到了「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寧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淫慢则不能励精,险躁则不能治性」。「寧静致远」,说的就是Listen以听取Silent內容的关係,而「夫学须静也」,则是用Silent以Listen的態度去瞭解的事情的真相。
「聆听」与「沉默」这两个不同、但又息息相关的处事態度,影响我们一辈子甚巨。
原载《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