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抑鬱症

(张兼荣) 在现今社会里,大部分的人身边都有一只「黑狗」(世卫组织比喻抑鬱症),从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温热我们的眼皮,张开眼看见的就是它;到夜晚闭合双眼,它也轻盈地伏在黑暗中休憩,静静地凝视著主人。「黑狗」是静默的,不发一语,却不断蚕食「快乐」、「胃口」、「精神」、「信心」、「心灵」……隨著时间推移,它越来越硕大,直到你被它的身影笼罩在黑暗中,走不出去,孤寂与空虚將光线吞没。必须用力挤压喉咙,舌头颤微微地起伏,说出,请帮助我。

2017年7月20日,拥有千万粉丝的美国摇滚乐团「联合公园」Linkin Park的主唱查斯特上吊自杀,以自杀案了结。
无疑,这件事震惊娱乐圈,他將自己的生命定格在41岁那一天,漆上了黑白。
他的妻子曾释出一段影片,那是他自杀前36小时所拍摄,与好友游戏之间充满欢愉气氛,满脸堆挤笑容,不见有自杀的征兆。新闻一出,各方猜测蜂拥而至,如走不出好友康奈尔离世的伤痛、因喝醉在酒精作用影响下自杀(不成立),但大抵也与忧鬱症脱不了干係。
在2017年12月17日,韩国天团SHINee成员钟鉉,被发现在住所內烧炭自杀,终年27岁,正值发光发热的阶段,也写过多首好歌,身边除了好友家人,也拥有一大票粉丝,却如陨落的星,消失在夜空,著实是一颗难以让人忽略的星。通过媒体公开遗书內容,才得知他长期与抑鬱、生活的折腾搏斗,饱受心理上的折磨。此事发生,韩国自杀防御中心更呼吁媒体按照《自杀报导劝告基准2.0》来自製报导,因担心名人自杀事件衍生公眾模仿的社会危机,称「维特效应」(据《少年维特之烦恼》造成自杀风潮而得名)。
全球有超过3亿名抑鬱患者,严重者可导致自杀。世卫组织曾发佈一份自杀数据,每年都有80万人自杀死亡,以及更多人企图自杀。自杀死亡佔了全世界死亡总数的1.4%。自杀是全球性的问题,依据各国的文化、政策、人口比例、生活水平等有著复杂关係,基于各种因素,悲观、压力、烦恼滋养著抑鬱症的萌发,逐渐茁壮。抑鬱症是现代生活常见的精神疾病,患者会释放负能量,心情鬱闷、丧失兴趣与享受感、身体疲乏、集中力不足。
抑鬱症可能长期潜伏,或经常復发也有分几种类型,轻度、中度与重度,还有反覆性抑鬱症(反覆性发作)及双相情感障碍(拥抑鬱症与狂躁症)。一般来说,抑鬱症是可通过药物与心理治疗进行医治,可很少人愿意接受治疗。抑鬱症等心理疾病,並非单方面就能容易解决的,至少在无助之际,求助于亲友甚至医生、改变心態、抒发压力、增强自信心等。
每个时代都有相应的压力与烦恼,抑鬱症何尝只是不受地域上的限制呢,亦不受时间幅度的限制。驯服「黑狗」需要一段长时间,能找到治癒的对象更不易,不如多关心身边的人,或许有天会不经意,从他微笑的面具下看见一丝缝隙,听见泪水滴落。
原载《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