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一它落实伊刑法不是更危险?

行动党与马华之间谁是吴三桂的争论,马华紧咬雪州火箭仍与伊党共事的要害。林冠英早前曾辩称火箭须留守雪州阻止伊党做坏事,这回林冠英进一步阐释该党要阻止伊党做的坏事,就是落实伊刑法这对非穆斯林不利的政策。他说“如果在雪州要跟伊党断交,万一它落实伊刑法不是更危险?所以我们有责任阻止它进行这种对非穆斯林不利的政策。”

既然如此,人民也有责任跟伊党共事,与行动党肩并肩阻止伊党做坏事,尤其是在伊巫合作的中央政府,行动党若不跟伊巫援交,万一它落实伊刑法不是更危险?

有责任“联伊”阻伊党做坏事

雪州火箭与伊党共事的孽缘,即将随着州议会的解散而结束。但下届大选若雪州出现悬峙议会局面,伊党所持议席又举足轻重,一旦伊党选择靠拢希盟,行动党会坚持跟伊党断交的原则,还是负起阻止伊党做坏事的责任,并尊重“他人”主导的雪州政权?

若上述悬峙议会的局面也出现在国会,行动党更有责任“联伊”以阻止伊党做坏事。那些从来没说过伊刑法是坏事的希盟巫基政党,更是乐得与伊党团圆救国。即使伊党选择靠拢国阵,行动党也有责任打进国阵,纠正及阻止对非穆斯林不利的政策,否则万一它落实伊刑法不是更危险?

希盟成立之际,三党领袖同意摒弃“异中求同”的原则。希盟巫基政党的主要对手是以穆斯林选民为主的巫统及伊党,若阻止伊刑法及禁止对非穆斯林不利的政策,是不方便向穆斯林宣扬的政策,不就是“异中求同”?

若无法争取穆斯林一起来阻止伊党做坏事,及禁止对非穆斯林不利的政策,单靠希盟的华基政党及非穆斯林有限的力量,如何有效维护非穆斯林权益?行动党认为伊党会做坏事,公正党却不以为然,诚信党更不敢说伊刑法是坏事。扬言夺取丹州政权的诚信党,岂敢承诺废除丹州对非穆斯林不利的政策,禁止州政府再提355法令修正桉?

宣示希盟成员党可各自为政

阻止伊刑法,若不能成为希盟白纸黑字的明文共识,就是“异中求同”。任何决定最终还是建立在拳头之上,而非所谓的共识之上。既然不敢争取华人出任副首相及财长,讲平起平坐就很搞笑。当林冠英称阿兹敏领导的雪州为“他们”,以切割“联伊”的罪名之时,就是宣示希盟成员党可以各自为政。以后希盟首相也可以说,只有“他们”一小撮人不满“我们”实行对非穆斯林实行不利的政策。

连阿兹敏阿里也表明本身是穆斯林不能拒绝伊刑法,靠朝野华基政党去阻止伊党做坏事、阻止对非穆斯林不利的政策,是天真的想法。选前政客“任何的决定必须建立在共识之上”,选后政客“任何的决定肯定建立在拳头之上”,是选民必须正视的政治现实。

摘录自 中国报/ 赖昭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