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标籤,讨人嫌

上个月,林冠英把马华总会长拿督斯裡廖中莱比作华社“吴三桂”,说他与伊斯兰党一唱一和,是引“青”(伊党的代表色为青色)兵入关,跟民间熟悉的汉奸没啥两样。

林氏厥词,属于乱扣帽子,又名贴标籤,是一种常见的政治宣传与修辞手法,也是一种典型的人身攻击。

将论敌与一个负面的标籤连结在一起,让受众凭借被赋予的负面标籤,就直接拒绝某种事物或人物,实在为正人君子所不齿。

中国文化大革命期间,诸如“走资派”、“反革命”之类的“帽子”经常出现在人民生活中。除了口头上的扣帽子行为,在文革时期的批斗会上,甚至出现了写有被批判者“罪名”的真正的帽子。

斗转星移,这样的“帽子工厂”,这种以“帽”欺人、批发标籤的斗争手法,中国现在已经难得几回闻了,即使在网上偶有出现,也不具备太大的杀伤力,止增笑耳。

不过,说到汉奸这顶帽子,倒是颇有许多出格的头颅,曾经顶戴,史不绝书。

当然,在中国《二十五史》中,只有清史稿中有“汉奸”一词,也就是说“汉奸”两字始于清朝。

吴三桂乃赳赳武夫,冲冠一怒为红颜,献关降清,戴上了汉奸的铁帽子,永世不得翻身。历史上,还有不少资深美女,也被以汉奸论。

1945年11月出版的司马文侦编的《文化汉奸罪恶史》,列出了张爱玲、苏青等16位文化汉奸。其中,张、苏二位可谓民国才女,慧业文人,倾国倾城,然而红颜祸水,最后她们都贴着汉奸的标籤,入土难安。

道德文章缺一不可

1944年,晚清重臣李鸿章的曾孙女张爱玲,与胡兰成相识结婚。胡兰成给张爱玲以“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婚姻承诺。1947年两人离婚,这段短暂的婚姻,让张爱玲终生饱受非议。胡兰成也是个作家,抗日战争时期出任汪伪政权宣传部副部长,可谓十足的文化汉奸。

1945年日军战败投降,胡兰成借道香港逃亡日本,晚年曾旅居台湾教书,后因其汉奸背景被赶出台湾,1981年死于东京。1995年,张爱玲在洛杉矶去世,享年74岁。

给胡兰成、张爱玲做媒的苏青,生于浙江宁波,20世纪40年代,上海日据时期与张爱玲齐名,是海派女作家的代表人物。她又是大汉奸、汪伪上海市长陈公博的情妇,被称为民国“文妓”。陈公博送给她的是一本复兴银行的支票簿,每张都已签字盖章,只等她填上数字,便可以支现。

陈公博接见她,常在国际饭店某楼的一个房间。这样暧昧的关係,让苏青与汉奸脱不了干係。

实事求是地说,给“绝代双骄”张爱玲、苏青顶戴汉奸花翎,并非乱扣帽子贴标籤,而是“女怕嫁错郎”的真实写照,也是在大是大非面前随波逐流的必然结果。

儘管赴美学者夏志清在《中国现代小说史》一书中,浓墨重彩地“打捞”出张爱玲,然而,历史不会为才女讳,要想青史流芳,道德文章缺一不可。

回望我国,大选在即,政治对手使出“洪荒之力”,给对方乱扣帽子、乱贴标籤,甚至祭出“汉奸”损招,看似有效果,最多博眼球,其实讨人嫌。
\
摘录自 中国报/ 张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