鳄鱼的眼泪

政治人物的道歉,无论其形式如何,其目的不外两种:一是真心觉得自己确实有错,为此感到懊悔,而发自诚心的道歉;二是出于政治的策略考量,道歉只为了争取选民,并不是因为认为自己做错了。

综观历史和现实,这两种道歉当中,以第二种性质居多。

前首相马哈迪在土团党大会上公开表态,为自己执政时期的错误道歉。但在几个小时后,却又声称道歉并不代表认错,自己的道歉只是一种遵循马来人习俗的行为。

用中文白话来说,马哈迪的意思就是,无论你们认为我在执政时有没有犯错,我就是不认为自己有错,所以我也不可能认错,我道歉是出于礼貌,如果你们还是觉得我有错,多多包涵就是了。

毫无疑问,马哈迪的道歉,就是政治人物第二种性质的道歉。连马哈迪自己也承认了。

西方有一句谚语Crocodile tears,中文直译为鳄鱼的眼泪。传说鳄鱼会一边吞食猎物一边流下虚伪的眼泪。

后来就意指为假同情,假装悲伤并流下眼泪。马哈迪的道歉,就是一种鳄鱼的眼泪。

道歉但不认错

无论希盟的铁杆粉丝和网络兵团如何粉饰乃至吹捧马哈迪的道歉,阅历丰富的社运分子和公民团体可不容易买单。

大马人民之声(SUARAM)顾问柯嘉逊之前多次公开要求马哈迪道歉,对这次马哈迪“道歉但不认错”,柯嘉逊要马哈迪说明为什么而道歉,不能含煳其辞。

而且最重要的是,柯嘉逊也批评马哈迪道歉后就态度U转,使原本的道歉变成“不认错的道歉”,这还算是道歉吗?柯嘉逊特别提起马哈迪执政时的两件重大争议性事件——茅草行动和金融丑闻,人民至今仍深受其害。在早前,77个公民团体配合茅草行动30週年,集体要求马哈迪真诚忏悔,向全国人民道歉。

政治人物的道歉有两种,他们所犯的错误也有两种,一种是可恕之罪,另一种是不可恕之罪。

判别两种错误的标准,包括一个错误所带来的伤害,其影响体制的深度、层面的广度和时间的长度。大部分政治人物所犯的错误是第一种,只有少部分犯的是伤害深远、无可挽回的罪过。

对原则立场坚定的民主社运人士而言,马哈迪的错误是不可恕之罪。但罪不可恕,不代表不能放下。

而要他们放下的先决条件,就是当事人的赎罪,而这就得从忏悔、认错和道歉开始。

马哈迪连这第一步都没有踏出,他们当然不可能接受他纯粹出于政治策略操作的“无错道歉”。

摘录自 中国报/ 张以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