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排阵看总会长的苦恼

(黎添华)1990年11月,她含着泪珠跟众人道别,黯然步出唐宁街10号。她的功过成败有着不同的解读,因此,就连历史给不了答案,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就算你赢得了大选,党内势力不稳的话,也得随时卷包袱离开政坛。说的是已故英国第一位女首相撒切尔夫人的政治遭遇,但是这西方的情境却成了东方的借镜,尤其大红花国度的我们更似乎将之贯彻到底。

以马华为例,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就因为熟悉这一套,所以在几个议席的大选排阵上采取了“为党选排阵”而不是“为大选排阵”的策略。在吉打的巴东色海,他就同时让拿督梁荣光、拿督赖俊瀚以及陈志雄三人齐齐在同一选区活跃,结果,选民看不出究竟,友党不知道如何配合,甚至连自家党员也看不着方向,摸不着头脑。显然的,这不是为胜选而部署的排阵,更像是为党而选铺路的排阵。
首先,赖俊瀚是中委,中央势力与个人实力不容轻视,相比起来,陈志雄只是州马青团长,最高职位也只是中央马青副总团长,因此自然被比下去。不过,虽然有指当地选民比较倾向于赖俊瀚,但是,梁荣光绝对不是省油的灯,身为州署理,同时也是行政议员的他笑傲政坛多年,在党选时多少拥有一定的影响力;他甚至在宣布退党后都能重新被党接受,甚至不被纪律对付,就看得出他在党内势力的强弱
明乎此,我们都看得出总会长的苦恼。他无法像丹斯里蔡细历医生那样,要对付谁就对付谁;更不能像丹斯里黄燕燕医生那样,要警告谁就警告谁。他目前只能凭着自己的政治智慧去排阵,当被媒体问起,他当然说是给大家平等的机会,也给选民更多的选择。不过,廖总不是不明白局势的人,更纵横政坛多年,如果可以像其他议席般轻易宣布的话,你觉得他不想早点让候选人进行部署吗?这样的苦恼,你可以不认同,却不能不理解。
看回撒切尔夫人的遭遇,你可以输了大选,却不能输了党的信任;你可以输了大选,却不能输掉党选。这,就是总会长的苦恼,更也是其他政党如民政党、公正党、行动党,甚至巫统主要领袖所顾及的。其中,在槟城声望极高的民政党卢界燊就不见得获得保送在安全区上阵,尽管他普遍被媒体和选民视为出线机会最高的民政候选人。
所以,如果连铁娘子都可以黯然下台,那么,温文儒雅的总会长,以及其他地位饱受副手威胁的友党领袖怎不为党选铺路?他们又怎会为大选铺排?明乎此,你才知道选举从来都是政治的博弈与权力的角力,尽管其对外的堂皇包装是:为光明的未来,为更好的明天!
原载《南洋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