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DA又烦纳吉

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又传出另一宗疑涉舞弊及滥权的丑闻,可说是“骇人听闻”,这相信是首相纳吉目前最不愿意聆取的汇报,尤其是身为巫统兼国阵大家长的他刻在盘算“择吉”举行来届全国大选。

今年以来一再面对高层内斗及贪腐指控的FELDA最近被揭发在前森美兰州务大臣和前联邦直辖区部长莫哈末依沙担任FELDA及全球创投控股(FGV)主席期间,它在吉隆坡士马勒路约值2亿7000万令吉的黄金地段,疑遭非法易手。(根据报导,FELDA子公司即联邦土地发展局投资机构(FIC)于2014年6月3日授权Synergy Promenade私人有限公司开发K.L.Vertical City计划,但该公司却把有关地段脱售,而FELDA却分文未得。)

在FELDA主席沙里尔证实此事后,也是财政部长的纳吉下令深入调查,并必须保障FELDA和垦殖民的利益;他表示,如果调查报告证实有人涉及疏忽或滥权,有关当局将採取行动。

沙里尔表示他于今年1月才接任FELDA主席,所以外界不应影射他牵涉在内。

际此来届全国大选的跫音渐近,布城当权者难免会担忧这宗FELDA土地交易舞弊疑桉所将可能衍生的后果,不知会否因再度损害到FELDA垦殖民的利益,引起不满,而对国阵尤其是巫统的最大票仓之一带来某种程度的冲击。

在这之前,由于被指管理不当、缺乏监管或朋党滥权,加上併购计划欠透明,FELDA作为单一大股东的FGV股价狂泻,由盈转亏,因而严重损害份属小股东的垦殖民和小园主之利益。

6月间,FGV再引爆高层权斗,去年4月上任的总裁查卡利亚等4人突遭依沙勒令停职,一度被视为巫统内部不同派系恶斗,企图保住本身势力,甚至牵涉朝野来届全国大选前的博弈之折射,而反贪污委员会接着介入调查双方所相互作出的滥权指控。

不知是否受到有关方面的施压而接受“体面下台”,被视为FGV风波始作俑者的依沙于6月19日辞职,转任陆路交通委员会(SPAD)代主席,结果引起相当大的争议。

依沙否认潜逃愿助查舞弊疑桉

在8月15日,反贪会逮捕曾任FIC主席的依沙以调查FIC涉嫌“买贵”伦敦、古晋和亚庇多家酒店,但他被延扣5天后获准保释至今,看来仍“安然无恙”,而经过接受内部调查的查卡利亚等4人在这期间也相继复职;如今似乎捲入这宗FELDA土地交易舞弊疑桉的依沙日前表示他并没有“潜逃”,并承诺愿意配合警方和反贪会的调查,而全国总警长弗兹指出,警方将援引刑事法典的诈骗及伪造文件条文调查此桉,他呼吁外界勿作出过多的臆测,警方会依据桉情需要来决定是否传召依沙录取口供。

若出自政治的考量,布城当权者委实希望看到FELDA所面对的新一轮风波儘速落幕,以防止它一旦遭反对党炒作而持续延烧,恐将抵销纳吉一再为稳住FELDA垦殖区9万4956户垦殖民及他们的家属估计约达120万张铁票所作出的努力,进而干扰到国阵尤其是巫统的来届全国大选备战计划。(巫统在2013年全国大选所赢得的86个国会议席,泰半也就是54个坐落于FELDA垦殖区。)

即使纳吉深信FELDA垦殖区不可能掀起反风,但随着希望联盟尤其是土着团结党频频“入侵”FELDA垦殖区,力图蚕食巫统的基本盘,顿使布城当权者不得不保持高度警惕,以免反对党阵营有机可乘。

文/岁月刘声 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