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土局丑闻再起

反贪污委员会在7月介入调查联土局(FELDA)投资机构FIC高价收购分别在英国伦敦、砂拉越古晋和沙巴亚庇1Borneo的酒店桉结果如何?

上个月,读到反贪会主席祖基菲里透露,古晋酒店的调查工作已进入最后阶段,伦敦酒店的调查则还需要一些时间,惟未提到亚庇酒店调查的进展。

虽说古晋酒店调查已进入最后阶段,如今一个月又过去了,反贪会似乎仍未查出一个结果。

联土局子公司FIC是在2014年以6000英镑(约3.3亿令吉)收购伦敦Grand Plaza Kensington Hotel,据说比市价高出4000英镑(2.2亿令吉)。至于古晋酒店则是以1.6亿令吉收购,据称比市价高出了5000万令吉。亚庇1Borneo的酒店收购价是8640万令吉,反贪会也在调查是否买贵了。

反贪会当时也扣留了联土局/FGV前主席莫哈末依沙协助调查,几天后就获释,继续在首相署稳坐陆路交通委员会(SPAD)代主席位。

原先被莫哈末依沙停职的FGV首席执行员查卡利亚,连同另外3名高层在接受内部调查4个月后,也已先后复职。

但反贪会调查FIC收购酒店桉为何迟迟未有结果呢?酒店桉调查未有结果,现在又爆出位于吉隆坡中心黄金地交易舞弊疑云,联土局主席沙里尔已就此事报警。

和酒店桉一样,土地交易涉及联土局投资机构FIC,同样发生在2014年。

有人先斩后奏已属滥权

沙里尔说,发展商获授权发展有关地段,共有4片地段被转手,总值2.7亿令吉,买卖合约是在2015年11月至2016年11月间签署,土地已经转名,但联土局至今一分钱都没有收到。

该公司获得授权后,即将土地拥有权转去自己的公司。沙里尔说,有关公司只获授权发展有关地段,但不可以将土地转名到本身或相关公司。这就有点不明,若土地不可以转名,为何双方会签署买卖合约?

从表面看,这似乎是变卖土地未收到钱,但土地已经割名。一般上,土地拥有权应该是在收到钱后才转名的,根据沙里尔的描述,是对方将土地拥有权转至本身公司名下。这就奇怪了,对方若只授权发展土地,怎有可能也将土地拥有权转名?这是联土局内部的疏忽,还是有人滥权所致呢?

根据《每日新闻》报导,时任联土局/FGV主席莫哈末依沙同时也担任FIC主席,惟FIC是在委任该发展商后3个月才通知联土局董事部,寻求后者批准;这令董事部相当溷淆,因为不知道是联土局或FIC作出的决定,因为两家公司都由同一人掌权,多名董事也在两家公司兼任。

显而易见,董事部成员包括主席本身在此扮演双重甚至多重身份,不应藉此推卸责任。但问题还不在此,而是有人先斩后奏,便是先委任该地段的发展商并给予授权书(Power of Attorney)后才来寻求董事部的批准,这已经是滥权了。

文/康华 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