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党:外科医生执刀砍断偷窃犯手掌 火箭不在乎继续跟伊党共组政府

(真相网/陈伟国)吉兰丹副大臣拿督莫哈末阿马说,一旦实行伊斯兰刑事法,丹州政府将委託外科医生,执刀砍断偷窃犯的手掌。他说,放弃使用传统的手法,不交给蒙面“行刑者”(algojo)断手掌,是为了配合时代的需求,也避免伤害到受刑者身体的其他部位

在505大选之前的2012年,行动党衮衮诸公不遗余力的为伊斯兰党涂脂抹粉,信誓旦旦拍胸膛呼吁非穆斯林社会无需担心伊斯兰党推动伊刑法。当时行动党的论调主要有两种:一是声称伊斯兰党绝不会落实伊刑法,二是声称即使落实伊刑法也不会影响非穆斯林,甚至说只要不偷不抢,就不必害怕伊刑法。除了如今贵为行动党组织秘书的陆兆福发表那句著名的“不偷不抢,不怕伊刑法”。
2015年3月19日,吉兰丹州议会正式通过《1993年回教刑事法II(2015年修正)法案》,成为马来西亚建国以来宪政历史黑暗的一天。一旦有关法案在国会获得通过,将为伊斯兰党未来寻求修改联邦宪法,以在全国推动落实伊斯兰刑事法打开大门,若因此而使我国司法体制出现两套并行刑事法制度的情况,整个社会将因而引发更复杂、更严重的分歧和争议,这将是一条不归路。
行动党在505大选时不断为伊斯兰党和其推动的伊斯兰刑事法涂脂抹粉,至今不仅从不为本身出卖原则的行为表示忏悔和公开道歉,反而竟然恬不知耻的一再重复同一个谎言,即污蔑马华没有要求巫统拒绝支持伊斯兰党在吉兰丹州提呈伊刑法提案。
然而,行动党以堂堂民联第一大党,不去阻止自己盟党伊斯兰党推动伊刑法,却绕个大圈,要马华去告诉巫统不要支持伊斯兰党,这显示行动党要不是无能到必须向伊斯兰党屈服,就是行动党本身的逻辑严重错乱。
莫哈末阿马说,在古代,偷窃犯被行刑之后,并没有被送医,以致手掌至手腕部分受伤,为此宗教师认为当今必须由外科医生执行伊刑法。他指出,该局将探讨及确认最实际的刑罚,因为若交由医生“行刑”,就不用另外接受训练;有关当局只需提供符合宗教要求的行刑指南,同时确认要断掉的部分。
行动党却告诉华社伊刑法并不可怕,林冠英为伊党辩护,洋洋自得说伊党“没杀过一个华人”,以此证明伊党的神权国目标并不可怕。倪可敏得意忘形在群众演讲中诵读《可兰经》经文,甚至在哈迪在土耳其治病时还要不辞千里亲自去探望,并拍下合照放上社交媒体宣传。
当伊党的哈迪哈旺要推行伊刑法时,林吉祥无力阻挡,把责任推在马华身上,林冠英则要伊刑法“Let it Pass first”,完全不顾非穆斯林选民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