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绊脚石

伊斯兰党全国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日前突发奇想,表示伊斯兰党若能成为执政一员,将会建议内阁成员一例必须是穆斯林及来自国内主要族群。

对于这项明显是天马行空的提议,各界看法不一,有人嘲笑,有人反驳,也有人心生忧虑,毕竟这些年,伊斯兰党与国阵巫统渐行渐亲,虽还没到换帖结拜的地步,但也携手在望。
于是,有人担心,假设来届大选,国阵内非穆斯林成员党又再次不争气,惹得国阵巫统禁不住一时冲动,在头脑发热之下,或许真会让伊斯兰党圆梦。
这项荒谬建议的发酵,延伸出行动党与马华的骂战,不单吴三桂被从历史里搬摆上台,也重新诠释了“汉奸”的定义,却忘了一方掩不住与“青兵”同殿为臣的事实,一方盖不了挽不住老大与“青兵”联盟的无能,落下个五十步笑一百步的窘境,演变成一场闹剧!
许多人喜欢拿已故聶阿兹时代的伊斯兰党,与现代哈迪阿旺接棒后的伊斯兰党来比较,认为已故聶阿兹领导下的伊斯兰党,是现实世界与理想主义结合下的产物,在世俗国的概念里,寻找保守的立足点,总体来说,是属于开明型。而哈迪阿旺上位后的伊斯兰党,由于刻意要摆脱已故聶阿兹的影响,改为全力追逐虚无缥缈的梦幻理想主义,开着倒退的车,无视时代的进步,作着自己的梦。
但却忽略了个关键,哈迪阿旺已经不是初出茅庐的政治愣头青,不会因为意气用事而漠视了自己的政治前途,再说,伊斯兰党并非只有哈迪阿旺,还有长老会,还有联委会。故此,伊斯兰党由开明转型为保守,背后自然经过无数次的推敲。
有人分析,当今的马来选民可以分为三股分支,分别是支持国阵、支持希联及支持伊斯兰党。坦白说,以外在客观的看法来分辨,的确是如此,但从本质上来区别,却只有开明与保守两派而己。
敦马之所以成立土著团结党,希联之所以要以敦马为首,伊斯兰党不惜背着开倒车,也要一路走到黑,国阵巫统对国内层出不穷的偏激事件视而不见,追根究底,就为了争取保守选民的支持。
说起来也是一种悲哀,独立60年,在迈进网络科技遍地开花的时代,在世界已经倾向地球村的当下,我们还拖着一条尾巴不掉,到底是国内教育制度的失败,导致民智未能全部开放,还是某些政客怀着私心,刻意的推波助澜。建国以来,保守选民不单没有萎缩,反而还有蔓延的现象。
以我国这种多元种族的国家,理应没有极端保守思想生存的土壤,但是,偏偏就是这样多元种族的土壤,竟然让极端保守的思想在百姓圈里滋生,进而一再出现偏激极端且带有浓烈歧视的言论,伤害着其他宗教与种族。
这些例子,历年来数不胜数,不否认其中有些是想混水摸鱼,借机提高自身的知名度,来达到某些不为人知目的。然而,在这些层出不穷的偏激极端言论里,已经分不清其中有多少是纯粹喧哗取宠,有多少是存心刻意?
利用宗教与种族间的矛盾,来获得自身政治上的利益,这种损人利己的举动,如同在半空走着钢丝,分分钟会让自己陷入困境。这种饮鸩止渴的方法,虽然能解一时之渴,但后患无穷。长久来说,是在为国家进步的路上设陷阱,埋炸弹,是种极度不负责任的行为。
国家要进步发展,国民要享受富裕优质生活,先决条件必须要有一个安稳的环境,如果任由偏激极端言论泛滥而不加于阻止,影响了国家在国际上声誉不说,倘若万一真的擦枪走火,不幸引发内耗,最终将会拖累国家前进脚步,再万一不幸因此而落后了十几廿年,那才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当然,不是说保守选民就一定极端,我们不能一棍子扫倒一片,但发出偏激极端言论的,却不幸都属于保守选民。所以,如果对保守选民的存在,抱着视若无睹或刻意绕过的纵容态度,不想方设法引导他们走出自己的世界,终将因为刻意的忽略,而使他们坐大,成了国家的隐患,最后不只会成为时代的绊脚石,也会成为各族间和谐的阻碍,最终成为历史的污点。
而这一切,或许应该由我们自身做起,对那些经常发表偏激极端言论的政客或政党,就用手中那一票,坚定的向他们表示拒绝!
摘录自  光华日报/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