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应拉拢马夫兹加盟 与林冠英携手爲伊斯兰斗争

(陈江河评述)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表示,伊斯兰党波各先那国会议员拿督玛夫兹宣布退党,显示伊党已乖离原本政治路线。林冠英也是槟州首长,他说,玛夫兹要对抗国阵,才退出伊党,而伊党却“秘密与巫统合作”。玛夫兹都懂得要对抗国阵,必须退出伊党,为何行动党也说要对抗国阵,却又跟伊党在雪州合作?伊党“秘密与巫统合作”,行动党又“秘密与伊党合作”,行动党与伊党及巫统之间的三角关系一家亲,如何像马夫兹那样对抗国阵?

行动党既然公开与伊党合作,还名正言顺说该党有责任在雪州阻止伊党做坏事  行动党与伊党是州政府盟友,林冠英又指证伊党却“秘密与巫统合作”,那么火箭月亮巫统三角关系就是一家亲,马夫兹要对抗国阵,应该先去收拾雪州的伊党,马夫兹更应该自荐在即将来临的大选上阵马江国会议席,硬碰哈迪阿旺,马夫兹有这种勇气吗?
既然林冠英那么欣赏马夫兹,为何行动党不敢拉拢马夫兹加盟火箭,以示行动党获得马来人的支持?玛夫兹周日宣布退出伊斯兰党时,列了4项理由,伊党总秘书拿督达基尤丁哈山爲此直指:“要走就走吧!不用理由。”达基尤丁认爲,玛夫兹给予的4项藉口,隻不过是信口开河的指控,且对方要离开,伊党也不挽留。
林冠英说,玛夫兹要对抗国阵,才退出伊党。既然伊党“秘密与巫统合作”,为何马夫兹不敢对抗伊党?玛夫兹宣布退党后,谴责伊党不再爲伊斯兰斗争!积极为伊斯兰斗争的林冠英,应抢先招揽马夫兹,委以槟州政府负责发展伊斯兰事务高职,让马夫兹有机会在行动党政府的旗帜下发挥所长,爲伊斯兰斗争。
2015年,正当林吉祥催促巫统主席兼首相纳吉针对伊刑法表态之际,行动党的亲密战友马夫兹却要求巫统实践承诺,以行动落实修订1965年伊斯兰法庭法令(355法令)的议决。马夫兹也公开谴责国阵,指“国阵显然只要受到成员党施压,就不把修订355法令提呈给统治者理事会,中央政府没有兑现承诺,这是欺骗国会的行为。”
这就是林冠英最为欣赏的所谓开明领袖。深受行动党赏识的马夫兹,如今可以名正言顺跟希盟合作,施压希盟以行动落实修订1965年伊斯兰法庭法令(355法令)的议决,跟林冠英携手爲伊斯兰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