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拆收费站建免费大道 反对党却拥抱收费站之父

(真相网/程义)槟州首长林冠英在2008年大选前承诺,一旦执政槟州就会废除双溪育收费站,但他在大选後说做不到,要人民去找工程部。首相纳吉揶揄,反对党领袖都是虚伪的人,对民众许下不可能实现的甜蜜诺言,一面恶言中伤政府,又一面还拥抱所有大道收费站之父

纳吉点名前首相兼希盟主席马哈迪就是所有大道收费站之父,并指这名国家前领导人早前拟出偏帮一方和朋党,甚至欺压与欺骗人民的大道合约。

纳吉也反对党在2008年执政一些州属时曾许诺废除大道收费站,唯他们至今尚未兑现诺言,没有任何计划去落实。

他强调,据前任领导人签署的大道特许经营合约阐明,收费会被调涨,但国阵政府自2009年起除了致力废除多个大道收费站,也管制大道收费不准起价。

迈入2018年元旦,政府又废除了4个收费站包括雪州峇都知甲与双溪拉骚丶吉打州黑木山及柔佛东部疏散大道收费站。

纳吉在提呈2018年财政预算案时宣布废除上述收费站,以证明政府致力於减低人民生活成本及提高生活素质。当中,废除雪州两个收费站令约27万名住在沙阿南及巴生的居民受惠,每月节省48令吉40仙至126令吉。

雪州是希盟执政的州属,中央政府一视同仁惠及人民,可笑的是,反对党反而向人民宣传这是他们的功劳。

纳吉在其部落格撰文表示,反对党说这项废除是他们的功劳,还有人说,这项废除是因为协议届满,或应该更早之前就废除收费站。然而,协议上显示收费站是提早20年废除,更糟糕的是,还有人说废除大道收费站损害人民的利益。

他批评反对党不仅虚伪,甚至奉承及拥护大道收费站之父,前领导人执行偏心协议让其亲信受惠,但却压迫及让人民吃亏。

他特别点出,反对党执政党也是部分大道特许经营的股份持有人,还有反对党要在执政的州属增设大道收费站,也有人自2008年起承诺废除大道收费站,但他们执政至今,大道收费站仍还在。

废除双溪育收费站是林冠英向槟州人民许下的承诺,但他反口不认,要推给国阵帮他兑现承诺。更离谱的是,林冠英还强调,槟州第二大桥和计划中的海底隧道必须收取过路费,若州政府强制不收费,这两家公司将会破产,同时也抵触法律。

林冠英要中央政府废除第一大桥的收费,自己却要兴建收费的海底隧道,延续马哈迪的朋党主义。

早前中央政府耗资6亿2800万令吉建造的万挠绕道(Rawang Bypass)开通使用,全长9公里的全马最高高架公道,完全不设收费站;砂州峇丹砂隆桥早前启用,耗资2亿3100万令吉,也是无须过路费。

甚至是耗资270亿的泛婆罗洲大道,纳吉也承诺不会收费。没有公司会破产,也没有抵触法律,由此可见,林冠英的种种藉口根本是自打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