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民的迷惘 子麟的蹊思

说来子麟到底是个出世的名士,不向浊世妥协,不同流合污,亦从来不为如此的芝麻绿豆纠结;新著《愚民大国》下笔急书的主力,总是放在核心的议题,继续点出囂尘臭不可言的出处,正是个人涵养修炼的不足。

如此这般,胸襟小了,眼界小了。所闻所见,自然是只有鴳鸟之水平,怎么可能觉察鹏翼若垂天之云,摶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这本书,要细读了,必然可以读懂子麟新语里的品藻、规箴和捷悟。
然则,「自小背诵《国家原则》和热衷于数理而鄙视人文,也没被教导什么是议会民权,我们的教育制度製造了忠于领袖的愚民,和有逻辑思考障碍的数理A+高材生」,子麟说的对,也就难怪「黑白顛倒的话说出来还洋洋得意,也真该死你们被骗一届又一届」(页29)
对此,子麟绝对不以为然,一再严正申述:「如果人民真关心自己子女的,就必须自救,吵上去,骂议员,给压力议员,向他们吐口水。不管他们来自什么党,议员食民粮,就要他们做事!」(页59)。
可惜,身陷迷惘,诚如子麟所言,政客和民眾的「头脑还停留在505,看东西二次元,把一边標籤为正义另一边標籤为反派的傻嗨要记住,坏人固然是国阵,好人绝对不是希盟。不能为了『做政府』而赞成对人民没利益的政治结盟」(页50)。
结果,谁也没有清醒,自然不会发现子麟沉痛发言「我们已经没有真正的在野党,只有在野的执政党,和已经出卖了选民,准备投诚的假在野党」(页82)。
子麟所言,说来果真很有竹林七贤之古风,「人间多事,堆案盈机,不相酬答,则犯教伤义,欲自勉强,则不能久」。他只管「游山泽,观鱼鸟,心甚乐之」,灯下直笔他的行云流水,自得其乐;大家要是本著宽容之心,必然也读得欢喜。
摘录自  东方日报  /杨善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