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经据典自我美化

政客就喜欢大拋书包,引经据典攻击对手,美化自我。林吉祥以「国共合作」合理化行动党与马哈迪的合作关係,就引起了巨大舆论,学者认为林吉祥的比喻是不恰当的,国共合作是救国,基础建立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为国家利益为出发点。行动党与马哈迪合作则是为了「骑马杀鸡」,为了交换选票而结盟,並没有如「国共合作」般伟大,本质上完全不相通,怎可以相提並论?

最近,其子林冠英以汉奸吴三桂比喻马华总会长,只因廖中莱的言论与伊党一样,指林吉祥欲成为首相。若与伊党的观点一样就是「汉奸吴三桂」,那么三番四次与伊党合作,游说华社投票给伊党,说「不偷不抢不怕伊斯兰法」的行动党,何止引清兵入关,简直是与清兵共舞。
林冠英不是华校生,却老爱引用中国的典故,洋洋得意的攻击对手,却不知已自砸招牌。行动党从替阵到民联,哪一次不是为伊党拉票,涂脂抹粉的?
505大选,行动党差点没得使用火箭標誌上阵,伊党允许火箭在月亮旗帜下出战,这岂不是与清兵相拥?即使民联已瓦解,林吉祥还向伊党伸出橄欖枝,要求与伊党合作救国,对「清兵」是难捨难分。
妖魔化老战友
林冠英大言不惭,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来抬高自己。我们都知道文天祥被后人奉为大宋三忠王之一,其对宋朝至死不渝的忠心,其浩然正气,流传千古。文天祥被元人羈押多年,无论是物质还是爵位的诱惑,都动摇不了他的意志。文天祥被胁迫写信招降张世杰,他不从,还写出了《过零丁洋》,彰显其对国家和民族的忠坚之心,由始至终以求死报宋。
行动党以高压手段对马六甲老战友进行妖魔化,污衊及排挤,到最后四位议员为了抗议党內的独裁腐败毅然退党,就此事看来,林冠英可有文天祥的崇高情操?歷史上的文天祥可不是排除异己,心胸狭隘,对旁人赶尽杀绝的鼠辈!
行动党这些年来对伊党的讚誉,多不胜数。就连推崇伊刑法第一人聂阿兹,都被行动党美化与神化,以致华社对聂阿兹及伊党有错误的认知,火箭引伊党「清兵入关」残害世俗国,践踏民主价值观的孬事歷歷在目,在热衷指责谁是汉奸的当儿,又再一次引狼入室,与曾被他们指责为「窃国者」的马哈迪携手合作。
倘若政治上可以如此「不计前嫌」,那么吴三桂引清兵入关也可以被合理化了!我们不怪林冠英引经据典犯下低级错误,因为他毕竟不是华校生,可耻的是那些在他身边替他出谋献策的文棍矣!
摘录自  东方日报  /廖明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