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事业非得到火箭人同意不可?

马华柔佛州志工团团长陈传平指出,从最近所谓的一些宽柔人,延伸及行动党以火箭人的口号,启动红豆网军团进行了一连串的恶意攻击,还启动一项反对宽中义跑的行动;这些行动不外是参与这次的义跑行动的一个单位,是来自国阵国会议员的标志;让人想问一问,如果政府单位也支持独中建分校,是不能被火箭人所接受的情况,任何人若没有获得火箭人的同意之下,就不可申办任何有利于华教的活动?

当我们看到整个反对义跑行动的过程,先是单纯的一些身为行动党党员的宽柔人开始,发表了本身曾向学校商借地方办政治办活动被拒绝了,就理直气为理由表示不认同这次活动;接着就出现了进党再退党,退党又进党的行动党忠实支持者的粗口博士,以火箭人身份发表了当年曾在宽柔专科学院就读时的一些不愉快事件,接着就延伸大量的红豆网军进行四处网络的攻击一些发表支持的行动中,也看出一些端倪,这不外是一项有背后议程的恶意攻击行动,主要是要让这项活动胎死腹中,以显示火箭人的“势力强大”。
火箭人确实在上届大选获得华社的强大支持,这也包括柔佛州多名议员火箭人也是宽柔人。所以,当这次有国阵议员参与这次为宽柔至达城建分校筹款而申办的义跑行动,这些火箭人议员们就可以安静的保持沉默,非所让这次的义跑行动胎死腹中,来显明火箭人的强势?
陈传平表示,大家都必须认清一个事实,尤其是这些所谓火箭人的宽柔人更应清楚明白这样我一个事实,从过去到现在,举凡宽中申办向外筹款活动,所获得支援并非单一来自宽柔人,这也包括了许许多多本州或来自外州的平民百姓。这情况就像过去新加坡申办南大的过程一样,捐献者也来自了一些酒吧女郎、拉黄包车的低下层阶层人士,他们也从来没有因为身份受到社会的歧视就停止了支持捐献。
同样的,这次宽柔建分校的当儿,大家只不过想一起来贡献一些小小心意,我们也不以为若有其他政党人士参与支持宽柔建分校义跑,而没有获得火箭人光环的加持,就感到羞愧,从而失去积极一起来完成这次义跑的勇气。
在这次为宽柔义跑的事件中,虽然我并不是宽柔人,除了给予反应在,以及给予热心参与的大众支持者鼓励及打气之外,同时也要呼吁,当民族事业就在我们眼前的时候,宽柔人应以宽以待人的气概一起来参与这项活动,不要让那些藏身在火箭内假冒伪善的宽柔人所阻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