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狡辩功力出神入化 为逃避责任语无伦次

马青总团长拿督张盛闻揶揄林冠英的狡辩功力已经出神入化,为了逃避责任搬出许多似是而非的借口,甚至到了语无伦次的地步。如果林冠英不敢和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辩论,那就直接承认自己不敢辩论,无需抬出一堆无厘头的借口。林冠英连不敢辩论也可以用各种理由来掩饰,可见其狡辩简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首先,林冠英必须搞清楚,是他本身先开始挑起这个课题,污蔑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并指马华与伊党一唱一和,但实际上公正党、行动党和伊党在雪州组成州政府是不争的事实。
他表示,我还以为行动党只是林冠英的逻辑有问题,但身为党主席的陈国伟也到了语无伦次的地步,行动党还贼喊捉贼的反指责马华,甚至不断的攻击马华,挑起争论的是林冠英自己,最后还责任怪罪别人,简直是不知所谓。
“请林冠英不要再混淆视听,当初是伊党先跟行动党断交,而当时行动党竟然宣布只是选择性的与伊党主席哈迪个人断交,而不是跟伊斯兰党断交,甚至为了继续在雪州当官,而继续跟伊党组成州政府,成为雪州的执政伙伴,所以这些所谓断交和切割都是一堆的假动作,也都只是他们为了欺骗人民的幌子。现在林冠英自知理亏,知道自己越讲越错,因此拒绝跟魏家祥辩论,而陈国伟护主心切,竟然也和林冠英一样语无伦次。”
他表示,林冠英所发起的这些骂战,真正的原因是他本身和行动党要掩饰在槟城的执政无能,以便转移视线的动作,包括转移土崩和水灾课题凸显行动党州政府施政失败。涉及11个无辜人命的丹绒武雅土崩事故以来,林冠英当时宣布的调查委员会到今天还没有公布报告结果。
“行动党只能靠口水战来捞取廉价政治宣传,以及转移本身施政失败的焦点,我们为行动党感到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