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社推崇的“改朝换代”,又换了什么?

2017年最后一个星期,佳节间遇到的华裔朋友都爱问:马来西亚政治怎么了?14届全国大选会怎么看?更多朋友竟然表示担心是否会换政府!

我的回答很简单:你知道“灰犀牛理论”(Grey Rhino)吗? 黑天鹅”比喻小概率而影响巨大的事件,“灰犀牛”则比喻大概率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
灰犀牛体型笨重、反应迟缓,虽然可以看见它在远处,却无动于衷,一旦狂奔而来,肯定让你猝不及防,直接被扑倒在地。它并不神秘,却更危险,危险在你的不会防备。
让我们回顾一下大马政坛近几年来的局势演变做个比较:
2008年第12届大选,一场突如其来的政治海啸,国阵失去了三分之二的国会议席优势,更失去了吉打、槟城、霹雳、雪州和吉兰丹州政权。82席的行动党、公正党和伊党一夜之间飞上枝头并组成了民联。
很多人忽略了,第12届大选有几个因素产生了我国历史上政治海啸。1. 第12届大选投票率比历届大选投票率低。2. 阿都拉巴达威新首相效应破灭。3. 国阵忽略了行动党的电子文宣效应。4. 巫统内部矛盾,前首相敦马处心积虑欲把时任首相阿都拉拉下马。
2009年, 阿都拉黯然退位,纳吉接任首相。纳吉提出强调人民融洽相处,互相谅解和包容的一个马来西亚概念。接着推动了国家转型计划和经济转型计划。
同一年, 纳吉宣布取消上市公司30%土著股权的限制。
2011年, 纳吉宣布取消以前华社憎恨马哈迪借以呼风唤雨的独裁工具——1960年内安法令。
纳吉在2009年接任时, 我国家庭平均收入为4025令吉,到2013年大选前,我国家庭平均收入提高至5000令吉。另一方面国民的购买力几乎提高了两倍。
在任期间, 纳吉是第一位首相在财政预算案中明确列出各源流学校的拨款。更是扛着当时与行动党阿邦阿迪的伊党带来的宗教压力走进了其他宗教礼拜场所如教堂等等。除此之外,纳吉也拨款给全国华人文化节。
2013年5月5日第13届全国大选,行动党表明华社不偷不抢,不须害怕伊斯兰教党的伊斯兰刑法。 222个国会议席中,华裔选民超过50%的30个席位让反对党全胜。国阵虽然比上届输了7席位,巫统反而取得88席比上届多了9席。惨败的是马华民政的选区,马华从本来的15席输剩7席, 民政由2席剩下1席。
第13届大选, 不论你认不认同, 我坚信林冠英自称90%以上的华人支持了反对党尤其是行动党。从大选的成绩看来华社基本上相信及支持行动党所提出的改朝换代而否决了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概念。
当然我们也不要忘记针对反对党执政州的施政政策来做比较。就以林冠英掌政的槟州来说,从2008年换了政府后,已在不知不觉间变成我国的第一清真州。
林冠英掌权的槟州通过州宗教局领布了40个只供穆斯林使用的字眼,非穆斯林违例将被宗教刑事法庭判处不超过3千令吉或监禁或两者兼施。槟州政府更通过了全国首个由州政府主导建设的清真医院。这个90%华人支持的政党更以州内资源建立伊斯兰教大学。市议会通过了小贩中心不可卖酒的政策。
槟州的伊斯兰教事务拨款在2017年增加了112.5% ,从2008年至2017年,槟州财政预算案对伊斯兰教事务拨款总额高达4亿5750令吉。而非伊斯兰事务拨款在2012年至2017年只有711万4248令吉。
更大的转变是行动党除了将之前不共载天的大魔王马哈迪变成了期许的未来首相人选。在林冠英的脸书上更发现发表华人“寄居论”而拒绝道歉的前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欣然接受林冠英的拨款。记忆犹新的是态度强硬极端的阿末依斯迈之前曾逼使时任民政党主席许子根博士与州巫统决裂,而时任副首相纳吉因而公开的做出道歉。
以上种种,可以明显的看出首相纳吉求变的诚意,而口口声声带来改变的行动党实际上又为华社带来了多少好的改变?
就因为存在的错误看法,让不少马来人误以为华人是可以接受这些所谓的极端言论,也可以接受伊斯兰生活化。这促使巫统开始与伊斯兰党眉来眼去,行动党粉饰伊斯兰党的福利国政策最终壮大了伊斯兰党,今天又要奄奄一息的马华民政去制衡伊斯兰党这只怪兽,行动党的改朝换代究竟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谁是吴三桂并不重要,关键的是最终清兵是否入了城!这种种的现象或许都看在华社的眼中,但是还是有很多人选择不去相信,依然的自我粉饰太平,但是我认为你手中的一票在第十四大选将会是整个国家方向未来的指标,问题是你怎么去选而已!
摘录自  光华日报/朱笙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