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精神今安在

马华与行动党展开“口水战”,一来一往纠缠不清,姑且不谈吴三桂或文天祥,只说梅花。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日前引述的“不经一番寒澈骨,焉得梅花扑鼻香”,实与行动党历史有莫大的渊源。

行动党前身正是一朵传奇性的梅花。1965年,民主行动党创党人曾敏兴医生以独立人士身份,选用梅花作为标志,参加当时因森美兰州拉杭州议员韩球丰逝世而举行的补选,并一举击败马华和劳工党候选人。

曾敏兴于翌年成立行动党,火箭正式诞生,他曾参加8届大选和2届补选,中选5届国会议员和4届州议员,在芙蓉创下“不败神话“,直至1982年与时任马华总会长李三春移师芙蓉国会上演“龙头大战”,方被打破神话。

这位老将生平经历多番寒澈骨,先后一手裁培的3名爱徒“牛仔议员”胡雪邦、“老虎”李银芳和“福将”邱成福,都曾是森州政坛的风云人物,但3人逐一离开行动党,难免是曾医生的憾事。他于1999年大选同时竞选亚沙国会和沉香州议席均落败,自此退稳,出任行动党永久顾问。

没把火箭当私人财产

2010年,森州行动党藉着“梅花精神”45週年庆,让这段后辈重温这段历史。据曾敏兴透露,他从众多标志中选取梅花,是因为梅花当时是中国革命运动标志,他希望党员要有革命运动精神。后来成立行动党,要有能够代表三大民族的标志,才有了火箭。

所以,林冠英虽然是接受英文教育,但他肯定记得“不经一番寒澈骨,焉得梅花扑鼻香”这句诗,因为早就耳熟能详了。

温故而知新,曾医生以梅花标志崛起时最初的政治理念,就是人民行动党已故创党人兼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所提出“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李光耀于1965年带领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曾敏兴才创立现今的民主行动党,但理念不变。

令人敬佩的是,曾医生退隐后,行动党重大活动逢请必到,以行动大力支持行动党,但他绝口不干涉和过问党务,虽然他是创党人,他没有把火箭当作私人财产,肆意指点江山。

半个世纪以来,从曾敏兴、林吉祥、卡巴星那一代直到林冠英这一代,都曾经紧守着“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即全民平等,不再有土着和非土着之分。

现在,火箭捍卫马来人特权,并誓言火箭的华人绝对不可能当首相。马华总会长廖中莱一提林吉祥想当首相,林冠英就痛骂廖中莱是吴三桂。

93岁的曾敏兴恰似梅花,澹雅而坚毅;92岁的马哈迪则像大红花,鲜艳而霸气。土着团结党的标志正好是大红花,与红红的火箭互相辉映。

风吹花落,如今行动党和马哈迪一起拯救马来西亚,改革时代的梅花精神,变成本土化的大红花革命。当林冠英歌颂梅花扑鼻香,却让当年的火箭人感到阵阵寒澈骨。

摘录自 中国报/戴志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