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节庆活动的“侩子手”

狂妄自大及目中无人的民主行动党领袖,在政治势力强大之后,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利用人民赋予他们的权力,来回馈人民以及社稷,反之满脑子就只想着要对付这个政敌,对付那个不听话的社团。

现在世界经济正经历重大变革,世界将迎来工业4.0的世纪,一个会为人民着想的政党或政府,都会在适当的时候放下政治斗争,想方设法提振人民的经济。

然而,身为槟城州政府的行动党,不但没有花心思为人民操心这个课题,反而还将全副精力用在对付政敌和不听话的社团上。

带动槟城经济

继槟城人民公正党的议员以及行动党本身不听话的议员中招之后,现在连不听话的槟城社会,即宗联委与青联委,也“身受其害”,因为它们无法于2018年华人新年期间,举办被视为槟城品牌之一的活动──庙会。

根据报道,宗联委与青联委已经宣布,槟城新春庙会将于2018年停办一年,同时,也即刻解散只维持了逾4个月的工委会。

槟城是华人居多的州属,每年的华人新年期间,槟城被公认为是最有新年气氛的州属。

更难得的是,在国阵执政槟州的时代,槟城州政府还于1999年主催了“槟城庙会”的活动,并使这活动渐渐成为槟城华人新春期间的品牌,全国人民都会因为这活动而选择到槟城旅游。“槟城庙会”这品牌也因此带动了槟城的经济。

这样好好的一个品牌,却在行动党执政槟城后渐渐失色,令全国人民感到气愤并不是人民不支持这个品牌,而是行动党政府的失责,成为这个活动的“侩子手”。

早在2016年,槟城州政府便为“槟城庙会”无法举行的结局“埋下伏笔”,当时2016年6月上任的宗联委主席张威如便透露,在各单位结账的时候,身为协办单位之一的槟州各姓氏宗祠联委会仅收到1万令吉经费,他说州政府仍拖欠7万令吉。

自从这一事件开始,宗联委便与州政府结下“梁子”,而抱有“有仇非报不可”心态的行动党州政府,便一直与宗联委“对着干”,到了2017年,槟城州政府与宗联委之间的“斗争”进入白热化。

正如大家所预见,“两隻大象打架,遭殃的是小草”,州政府与槟城社团“对着干”,导致2018年“槟城庙会”宣告难产,遭殃的当然是槟城人民,甚至是全国人民,特别是华人,因为国内华人将失去一个可以感受华人传统节庆的活动。

摘录自 中国报/ 子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