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马哈迪道歉如此重要?

一些人认为,马哈迪不需要为了过去的事情而道歉,並且认为一味要求马哈迪道歉的人迂腐、缺乏大格局等等。所以全体反对者应该要向前看,汇集所有力量以贏得下届大选。

但是,笔者对此论点非常不同意,为了日后的改革和转型正义,马哈迪的道歉非常重要,並且如此才能够汇集所有力量。转型正义是什么?这除了通过修改宪法和法律,以符合正义与公正原则的治理之外,也促成国家变得正常,不再是人治,而是一个法治国家。
建立国家歷史共识
实行转型正义, 就要正视过去的问题。这除了通过修改宪法和司法审判过去政权的迫害者之外,也可通过留下歷史记录来达成。例如具有官方地位的南非真相与和解委员会(Truth and ReconciliationCommission),就对南非种族隔离时期的迫害等进行大规模调查,除了让受害者说出自己的遭遇,同时也鼓励迫害者说出过去的罪行来获得特赦等。
如此做法,是要把过去在阳光底下摊开让全民得知,同时也警惕国民过去的迫害如何撕裂国家,防止国家再度走上老路。让国民可以更瞭解自己国家和其他国民的遭遇之外,也抚平受害者的伤痛和怨恨,同时建立国民对于国家过去的共识,让国家的未来可以稳定地走下去
如此一来,改革才可以稳定实行。不论是大至修改宪法,小至国民福利的分配,都能够做到公平公正,让全民信服,而不再受到过去的不公平所困扰,而认为其中有某些人获得更多好处等等。
眾所周知,马哈迪是今日腐败政权的始作俑者。破坏司法独立、限制大学生参政、扶持朋党並导致裙带资本主义经济的兴起、打造国產车企业並因此破坏了原有的公共交通(这甚至也深刻影响了城市规划)、错过了金融风暴后经济结构转型的良机等等。基本上,现今马来西亚人的生活困境,很多都是来自马哈迪所种下的因。
深究过去绕不过老马
由于马哈迪在位时的世界经济景气,所以马哈迪的政策並未造成多大的负面影响。但是马来西亚的经济日渐走下坡(特別这十年来),以及之前的政策恶果在经济不景气时也日渐显露,导致许多人不满国阵。在野党希盟(也包括了以前的民联)在此时获得大量支持,並且高呼掌权后必定改革,修正过去国阵所实行的种种弊端,让国家变得正常(变成法治国家)。
若要实行转型正义,改革与建立正常国家,那么就须深究过去,而这无法绕过马哈迪的。可是,当马哈迪加入后,希盟就从以往的深刻討论国阵弊端(这会常常提到马哈迪的恶行),变成今日往往不去深究过去。
这绝对非正视过去的做法,更谈不上要从根本进行改革与转型正义。许多无法正视过去恶行的国家,转型正义都半吊子,结果弊端仍无法解决。难道希望马来西亚也这样吗?
许多希盟政客和支持者抨击纳吉,要纳吉为其行为付出代价时,难道就不需审查也有同样行为的马哈迪?如果因为政治立场而可以豁免,那么万一今日纳吉下台过档到希盟,是否也可马上免除罪名?如果真的如此,那么不就犯了只问立场,不问是非的错误?如果真的如此,那么希盟不就变成了贪污者的避风港了?
如果真的如此,这些「有力者」的加入会让贏得选举的机会大增,所以为了胜选就不用正视过去?如果真的如此,希盟又怎还能肩负起,自己一定会进行改革的话语?
今时在野阵营和支持者中,有不少是认为国家需要改革以变得更好,所以加入或支持希盟。可是,因为马哈迪的关係,使得过去不被正视,而这也让许多支持者选择袖手旁观。若要团结所有反对者来反对国阵,那么迎来马哈迪却失去了这些人,值得吗?且马哈迪和王室有过节,所以希盟有否获得王室的支持?特別是在可大力影响州政权的柔佛王室?马哈迪为过去道歉的话,至少可让这其中的许多人放下心结而反对国阵,可马哈迪不道歉,也就等同分裂反对者。所以,为了改革和国家未来,马哈迪的道歉很重要。就请马哈迪为过去的恶行,向全民道歉。
摘录自  东方日报  /庄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