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搞5千人“大”集会 骑劫新年倒数集会人数邀功

(真相网/陈伟国)希盟青又再发起抗议油价飙升集会,这回定在12月31日前往独立广场,趁着群众迎接2018年倒数活动的汹涌人潮,骑劫“出席集会人数”归纳为集会的大成功,然后邀功自称数以万人大集会群起起抗议油价飙升,此即希盟青所能为社会及国家所能做的无聊“大事”。

希望联盟在10月14日举办的“爱国锄盗”和平集会并声称会有超过10万人出席,结果不到一万人出席,尽管被视为是一种接近大选时的把戏,即激起国人不满政府的情绪以让希盟继续有生存的机会,但即使希盟主席马哈迪及华人英雄林吉祥亲临集会,也无法吸引群众的热情参与,令希盟领袖心灰意冷,净选盟更是在2017年放弃主办大集会,可见非但希盟完全没有动员能力之余,净选盟也对主办大集会缺乏信心。

今年11月,希盟青发起抗议油价飙升集会,在国会大厦发起42小时马拉松扎营行动。结果只有十余人在国会大厦前的营帐处示威。面对集会人数寥寥无几的窘境,希盟唯一可以使出的茅招,就是骑劫人民自发自主的非政治集会,例如在独立广场欢聚倒数迎接新年的大集会。

希盟青何不发动全球希盟粉丝在世界各大城市,例如台北地标101大楼,纽约时代广场等召集集会抗议马来西亚油价飙升集会,然后邀功说全球数亿人都在反对盗贼统治,反对油价飙升?

希盟青这回发起抗议油价飙升集会,只把目标集会人数定在5000人,而非一如既往的百万人,或最少三五十万人,是吸取了“爱国锄盗”和平集会大失败的惨痛教训,因此才低调搞5千人“大”集会,唯有如此,集会人数才有可能达标,甚至翻倍,避免被嘲笑的窘境。

我国目前落实的燃油浮动机制,是一个更透明与公平的机制,比之前的津贴机制来的好,事实上许多经济学家都不赞同燃油津贴机制。更何况,希盟的公主安华本身也是燃油浮动机制的支持者。2018年,拿督斯里安华指出,政府应采用浮动机制来制定油价,以便在国际油价下降时,人民可享有更低的油价,而不是要人民来津贴政府。

从2014年12月1日起,政府依据市场价格,以“自由浮动”管制机制决定RON95汽油和柴油价格,意味政府不再提供上述燃油补贴。经济分析员拿督蔡兆源认为,长远而言,取消燃油补贴是迟早的事,唯国际原油价格下跌,恰好给了政府一个无需再补贴燃油的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