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为金主被追税叫屈 希盟锁屋追债不理穷人死活

(真相网/陈家豪)前首相马哈迪指控政府威胁和骚扰那些反对党的潜在金主,断绝希盟的金援。但是,政府年年都向大公司徵收和追讨漏报的税金,这是税收局的份内工作,依法行事何错之有?

反观槟州政府向人民组屋的贫穷租户追讨积欠的数百至数万令吉租金,不惜出动大锁头锁门,以致居民无家可可归,行动党的支持者却说这是天公地道,拖欠多年租金活该受到对付,否则政敌会说州政府没做工。

据马哈迪在部落格撰文申诉,首相纳吉害怕他人资助反对党,故而威胁和骚扰那些反对党的潜在金主。他说,这些人已经缴税,但税收局重新分类津贴,并向这些人征税,而当局会从新项目征税,甚至追讨1020年前可征的税务。而纳税人会突然之间,发现需缴数百万令吉的税务。

今年5月,内陆税收局向绿野集团执行主席李金友名下公司追讨高达8076万令吉税金和罚款,後来李金友选择支付2271万令吉,以换取高达1亿2600万令吉户头解冻及子公司免於清盘命运。

众所周知,李金友是马哈迪的好朋友,马哈迪退休後位於绿野山庄的豪宅是李金友送的,他在绿野集团的大股东股份也是送的。

万能企业也被内陆税收局追税高达4亿7647万令吉,是最高额的追税行动,马哈迪和万能有甚麽关系?

第二财长佐哈里已强调,追税是每一年的例常工作,内陆税收局管理层表明这并不是什麽新的动作,若一家公司按时缴税,根本不需要担心让内陆税收局找上门。

追讨公司税或追讨组屋租金,都一样是政府部门的份内工作,但希盟却把追税视为政治逼害,槟州政府把穷人赶出组屋让他们睡街,是更加残忍无人性的政治逼害。

槟州有许多组屋都出现拖欠租金丶管理费或居民已不符合居住资格的问题。据槟州房屋委员会主席佳日星之前揭露,拖欠租金最严重的有4个组屋是威中区的宏愿组屋丶北海区的峇眼再也组屋丶安邦惹惹组屋和槟岛东北区的山竹园组屋,当中宏愿组屋的租户截至今年5月共欠下170万令吉。

日前被槟州政府采取锁屋行动的打枪埔人民组屋15户穷人,并不是上述4间组屋,但因为打枪埔是在公正党的植物园州选区,其州议员是屡次得罪槟州首长林冠英的谢嘉平,这显然是槟州政府的选择性执法

谢嘉平多次批评和对抗州政府而遭到政治报复,不久前,林冠英在记者会亲口证实,谢嘉平被禁止处理水灾援助金事务,是因为内部程序更动。另外,谢嘉平曾在前年底率领公正党5名州议员,在州议会上对巫统议员的反填海议案投了弃权票,结果谢嘉平和另一名州议员王敬文被林冠英革除官联公司董事的职位和薪酬。

希盟为那些被追税的大老板叫屈,申诉政府向他们的金主追讨数百万令吉的欠税,但希盟议员选区的选民惨遭锁屋逼迁,却没有半个希盟的领袖为穷人出头,最终民政党接获投诉後,暂时把遭驱逐住户安顿在礼堂丶清真寺或祈祷室。

槟州行动党政府和马哈迪一样,只关心大老板和金主的口袋,不理会穷人的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