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权极端团长伊万加盟兰眼 公正党成极端分子收留所

(真相网/陈伟国)前土权组织青年团团长伊万率领35名青年团团员加入公正党,他说经济败坏马来权益受损,因此誓言在来届大选推翻首相纳吉。纯粹为马来权益受损而加入公正党,公正党是否已经变成了伊万眼中的“新土权党”?

2014 年,土权青年团长伊万法米指出,联邦宪法第11(4)条文阐明各州可制定法律,约束其他宗教向穆斯林宣教,槟州等却违反宪法允许非穆斯林使用“阿拉”字眼。他说:“我们必须站起来捍卫我们的宗教。”伊万法米如今加盟公正党,是否会施压槟州等废除违反宪法允许非穆斯林使用“阿拉”字眼的政策?
2015年4月8日,土权青年团长伊万法米发文告指出,前首相马哈迪公开对首相纳吉的批评是“正义和是时候让事情有个了结”。根据网路媒体“人民时报”报道,伊万法米选择这时候发表文告,以便向前首相马哈迪过去一周对首相纳吉的批评表示支持。他指出,极右的马来土权已经受到排挤和典当,纳吉优先考虑那些在大选时,没把选票投给国阵的族群。他在文告中措辞严厉声明,“不要担任一个破坏自己族群的首相”。
公正党高调欢迎如此一个种族主义及极端分子加盟,到底要说明什么?纳吉优先考虑那些在大选时,没把选票投给国阵的族群,是伊万法米无法接受,无法认同的,那么这些“在大选时没把选票投给国阵的族群”正是公正党及希盟其他成员党的支持者,伊万法米是否也认为这些没把选票投给国阵的族群,不应受到公正党及希盟的考虑,以免希盟,尤其是公正党极右的马来种族主义份子不会受到排挤和典当?
2013年,马来右翼份子随着505大选之时势发展,炮轰纳吉奉行中庸政策忽略马来族群,却无法藉此讨好华裔取得更好大选成绩,施压纳吉放弃一个马来西亚理念。当时,马来西亚前锋报炮打隆市政局,指耗资1200万来提升武吉免登区阿罗街设施吸引游客乃是为了讨好该区从来不支持国阵政府的华裔选民。虽然字面上受抨击市长阿末莎菲和市政局,实际上却是指责纳吉所奉行的开明施政与改革转型。
土权组织青年团团长伊万法米也加入了批斗纳吉中庸路线行列,直批纳吉为讨好华裔所采用的亲善政策已告失败,批评纳吉为了选票不惜典当伊斯兰教和边缘化马来族群,力促纳吉下台谢罪。
他在部落格一篇题为“受够了被典当的一切,纳吉必须辞职”文中,措辞强烈指责纳吉所提出的一个大马理念、一马援助金以及给予国民型学校许多拨款的策略宣告失败,抨击纳吉冀望获得26%华裔与印裔选票支持来赢得大选,可是却仅获8%华裔支持。他也埋怨国阵政府靠着巫裔与印裔的支持才能度过难关蝉联政权,可是政府最高领导人至今却依然推崇这些族群,委任不该委任的人出任高职。
伊万法米声称,只有马屁精才推崇一个大马,在他看来一个大马经已失败。他也指控一马援助金计划口头上是协助人民,事实却是政府给予的合法贿赂,更抨击政府视野短视至必须派钱给人民。
他说,政府给予协助,可人民却不断贪婪地索取,证明政府不善治理。伊万法米炮轰政府给予国民型学校的拨款比宗教学校多出许多,同时基于纳吉批准这些拨款,直接削弱了成员党力量。
他直斥纳吉照顾不存在国家宪法内的学校,已成为了英雄或叛徒。他也质疑纳吉与时任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在阿拉字眼风波上的立场,为了捞取选票不惜让基督教徒使用阿拉字眼,这些策略却无法让国阵赢得超过三分之二议席。
他警告说,“政府典当马来权益捞取选票的种种努力并不成功,惟马来人仍继续投票给国阵。这并非因为纳吉领导有方,而是马来人在当时没有替代选择。看到纳吉依旧沿用旧方式,边缘化土著并且尊奉其他族群,阿拉字眼的使用已是定点,一个穆斯林的精神去了哪里?甚至不惜典当阿拉字眼!”。
伊万法米在文章最后一段总结道,受够了这一切的典当,土权青年团希望纳吉辞职,并强调为了拯救国土上的穆斯林与马来人,这种牺牲是必须的。
公正党欢迎种族极端主义者伊万法米加盟,但伊万法米并没有改变他的立场,可见改变的是公正党,开始倾向土权的种族沙文主义路线,所以才对种族主义份子具有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