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传,还没写完

相比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已经完成的一生,马哈迪医生的晚年,犹是精彩。显然的是,马哈迪传,还没写完;前一本《医生当家》(吉隆坡:MPH;2011),不过是上半部的前传。

跌宕起伏,调查外汇亏损之皇委会开庭了,报告和建议也跟着提交了。曲曲折折,兜兜转转,谁也不知道下一步棋,怎么走下去。现在还是预定的首相,政治学者既不能定调,历史学家也无从定论。
不管后传的末章,如何书写,说实在话,马哈迪医生三进三出巫统的记录,实实在在够神奇了。如果把旧巫统当年被判非法,他另组新巫统也算上去,那些年和这些年他进进出出巫统的次数总额,至少有四。
追溯上来,除了拉萨和胡申的时代,此前和此后,马哈迪医生皆曾离党而去。东姑之时被铡,时值他初出茅庐,峥嵘虽露,名震天下,羽翼未丰,势力尚嫩,唯有韬光养晦, 蓄势待发。
随后上位,面向80s的党争,他一早练就了一柱擎天,气压乾坤的老马兵法。谈笑间,解散巫统,打退了来势汹汹,踌躇满志的姑里。马哈迪医生的神乎之技,由此可见,自不待言。
阿都拉和纳吉任相之际退党,则是他出其不意的战略。没有想到的是,最后一次马哈迪医生还使出筹组新党的杀手锏,甚至结合四党,一起推动希望联盟的战线,对准巫统穷追猛打。
耄耋之年,旺盛的精力,惊人的斗志,马哈迪医生确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了。年龄,对他来说,不但万万不是问题;他似乎还有意思,重回布城继续领航。中三《公民教育》的那一课怎么迫不及待地把他的照片撤下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10080>呢?
何况,他的下半场之布局,底盘一开,最终还有何种惊喜,谁也说不准。诸如他是否统领大军,重回巫统,或者把巫统的部落,全部一揽子顺势纳入土著团结党的阵营,江湖之中,各造都有不同的看法和判断。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总而言之,马哈迪医生2.0的风光,还在演绎中。还没到最后,谁也不知RAHMAN的预言,是不是将要终结;如果GE14他果真上阵,马来西亚的下一任首相,必然是再次M字开头了!
怎么说,距离下一回的全国大选,毕竟还有一些时间,足够让马哈迪医生游刃其间,细心部署。而且,此事嘛,到底还有巧合和天意的成分。最终的成败得失,谁会懂呢?
这个罕见的例子,正如大明王朝的宋英宗。当年被擒边塞之时,他何曾想到自己还能重返金銮殿上,再建天顺元年,独断乾坤,再造“海内富庶,朝野清晏”的千秋大业?
不但这样,临终之前,英宗遗言“殉葬非古礼,仁者所不忍,众妃不要殉葬”;而且下旨“毋禁音乐、嫁娶”。清之張廷玉撰之《明史·本纪第十二·英宗后纪》因此·评曰: “还罢宫妃殉葬,则盛德之事可法后世者矣。”
那么,马哈迪医生重新回到布城,他是否也是这样,图惟治理,夙夜靡宁,重写两岸政治的新章?此时此刻,还说不准。但是,马来西亚下任首相,显然还得由他决定。退回苏丹的勋章,只是他重出江湖的第一步。
摘录自  光华日报/董恪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