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快车政治案

马哈迪退回雪州王室的勋衔之后,他的夫人茜蒂哈斯玛共进退,也把勋衔退了。

爱妻相挺,让马老爷特别感动,在推特上和茜蒂哈斯玛约会,要一起去看电影,还问读者:“我们应该去看什么电影呢?”
我建议两人去看《东方快车谋杀案》,电影改编自阿加莎克里斯蒂(Agatha Christie)的作品,两老应该不陌生。
从伊斯坦堡出发的豪华东方快车,开往伦敦途中,在中欧碰上大雪,火车上也出事了……。这部横空出世的杰作,写的不只是一宗悬疑谋杀案,而是通过一宗诡异的凶杀,把人性的恩怨情仇发挥得淋漓尽致
特别是最后一场公布真相的大戏,所有涉案者一字排开,有如达芬奇名画《最后的晚餐》耶稣的12门徒并排而坐,等待宣判。
大侦探皮洛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但是,他自己内心忐忑不安,这宗案件的背景复杂且沉重,不是把凶手绳之于法就可以了事;个中涉及法律和道德,以及人性恩怨的纠缠……。
电影点到为止,以免读者怪我剧透。
我的感受是,马哈迪目前的处境,很符合这部电影的意境。92岁的他,在人生的末端,面对了另一场挑战。
从“武吉斯海盗论”发生以来,马哈迪遭受了强大压力,也碰上新的对手。之前,他只需要应付巫统的压力,而他的对手主要是纳吉,而今,马来统治者似乎站在他的对立面,雪州苏丹更是连番对他作出抨击。
但是,马哈迪一如以往,性格倔强如昔;他只是澄清说,他说的“武吉斯海盗”只是针对纳吉,而不是其他人。马老爷子也没有向苏丹道歉。
苏丹并没有接受马哈迪的说辞,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抨击马哈迪玩火,并警告说马哈迪会以自己的怒火烧掉这个国家。
双方的矛盾升级之际,马哈迪选择退回勋衔,说明了他并不准备退让
马哈迪和马来统治者结怨交手,并不是第一次。上世纪80年代,当他初任首相时,就曾经发动修宪,限制统治者的权力。
当年的马哈迪,有巫统为后盾,然后全国巡回呼唤民众支持。在政治权力和民意协助下,长驱直入,成功修宪,压住王权。
在马哈迪执政年代,首相的权力凌驾一切,王权也陷入最低潮时期。
只是,今天物转星移,马哈迪不是首相,也没有强大民意;再次和王权交手,已经处于下风。
况且,马来政治力量分裂之后,没有政党可以垄断权力,各个政党都必须争取统治者的支持,这促成马来统治者的地位提升。得罪苏丹,与统治者为敌,那是政治自杀的做法。
眼前的局势,是一列开向选举的政治列车,车上都是利害相关者,敌友难分,各有算计。
希盟的伙伴们选择沉默,没有为马哈迪出声,这是碍于政治现实。特别是在雪州,希盟想要继续执政,就必须考量利害关系,避重就轻已是当然,必要时,也要牺牲盟友,以免拖累自己。
既便马哈迪的土团,也只做旁观,不敢相挺。
只有一个不知就里的火箭再益,两次推文抨击苏丹,不但帮不上马老爷,自己反而成了锅上的蚂蚁。
政治的谋略,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而是复杂的人性,和充满算计的现实;和苏丹的对立,更是法律和道德的难题。
去看看《东方快车谋杀案》吧!
摘录自  星洲日报 /郑丁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