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园会收费吗?

有多少人知道2017年槟州公园(植物园)机构法桉被通过?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法桉像是突然的在刚结束的州议会上被动议,之后也在希盟州议员一致同意下通过了。

随着这项法桉被通过,植物园未来会收费吗?我更不知道。我只是知道在槟州公园(植物园)机构法桉中,有阐明允许已成为机构的植物园收费。

有多少人关心着项课题?我也不知道。然而我知道,每天都有很多很多人到植物园晨运、约会、进行家庭日活动。

其实,担忧槟州公园(植物园)机构法桉被通过后,植物园会否企业化变相收费的,除了槟州反对党外,还有非政府组织。

植物园是槟城人的集体回忆,就如旧关仔角。上几代的槟城人会说,当年我就是在这裡追到老婆,或是当年同学一起在这裡办活动。

从这裡,可想而知,植物园一直以来都是槟城人的公共空间,而且是免费的。在槟岛弹丸之地,每一寸地都是黄金的情况下,非常难得可以拥有一大片绿茵的公共空间,这也是植物园成为槟城人最热门运动地点的原因。

为人民提供公共空间其实是政府的职责,而不是剥夺人民的公共空间。因为公共空间是免费使用,所以它是政府用来体现人人平等的一个政策。若政府是有意愿实践人人平等的一个政治理念,是绝不可以不断的将公共空间转为私营化或是企业化。

植物园也步上了体育馆与空地的后尘,除了体育馆与空地外,植物园也由一个机构所管理。虽然说法桉阐明该机构是由首长为首,但是机构化与企业化,甚至私营化是一线之差,或是一个等号?我也不知道。

摘录自 中国报/梁仪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