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有得救了?

最近行动党与马华对于政府给予拉曼学院及大学的拨款,展开了犀利的争功言论。如果真是因为行动党张聒翔的国会询问就能使拉曼获得拨款,那么华人可就有得救了,而马华如果连拉曼拨款也要行动党去争取,那么马华就像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所说的,丢进垃圾桶算了。另一方面,如果说行动党能够说服巫统部长给予拉曼拨款,真是功不可没。巫统的有关拨款部长出来澄清一下,马华也不会那么含冤,也不会让林冠英骂得那么理直气壮了。行动党为了突出这些争论性的争功事件,但却忘记还有许多华社的问题还悬而未解。如果国阵政府能够因为行动党的询问或质问,就把拨款放下,那么许多这些棘手的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那个一里路的统考问题被政治化后,已变成好像千里路了。希联政府表示执政会承认统考,但土著团结党丹斯里慕希丁却表示反对,这所出现的矛盾也还未解决。

如果行动党张聒翔那么犀利,水灾拨款应该就能够马上获得,治水计划就可以马上展开。槟州交通大蓝图需要10亿来推行,只要这位国会议员一出声,全部的拨款应该都可以获得批准。可是我们就是左等右等,还是望穿秋水,总是落个空。槟州首长林冠英把马华骂得狗血淋头,支持者听了多痛快,马华可就气难消了。马华如今是虎落平阳,拨款部门还要左催右催,拨款才能放行,使马华又处于尴尬的局面,而且拨款项目6千万变成了3千万,虽然还是在拨款批准款额内。张聒翔的争取也是少了3千万,就表示这位国会议员争功不力。郭素沁抨击马华只争取3千万就要领功,又是认同3千万是马华争取的,实在是充满了矛盾。
马华自成立以来,为华人争取了不少利益,可是因为陈修信领导马华退出联盟,就出现了新经济政策。自从推行新经济政策后,上市公司股权就必须有30%的土著股权,而许多上市公司也已习以为常了。这种现象也是大家知道的马来人特权,是根据敦马哈迪的“马来人的困境”而产生的条规。郭鹤年回忆录就有提及这个股权现象,如果希联政府敢于取消这个条例,将会面对兵败如山倒的局面。马华没能反对,行动党能够反对吗?这已是国家的经济分配方式,敦马哈迪会支持行动党的诉求吗?
马华位在执政党已数十年,的确有其贡献,但却也有力不从心之处,总是让华社觉得马华非常无能,当家不当权。2008年及2013年使马华在政坛上栽了跟头,而行动党则是越战越勇,屡战屡胜。行动党加上公正党的华人国会议员倍增,其政治力量简直是胜过马华巅峰时期的成就,但华人的利益却是停滞不前,于是又把那种恨意抛向马华。华人把选票投给反对党后,都希望华人能够争取更佳的利益,但好像是事与愿违。把马华民政打倒是反对党的口号,因为马华民政“出卖”了华人的权益;把行动党扶正,华人的地位就有得救了。如今,马华民政差不多被打倒了,华社应该是称心如意了,可是总觉得没有推翻政府是不够称心的。结果巫统是越来越强,而行动党也是越来越强,照讲华人应该有得救了。
拉曼拨款果真是行动党的功劳,今天华人的选择也就是对了,但真的是这样吗?华人倾全力支持行动党,就是盼望它能够达致华人的目标,如果这次行动党证明的确是他们的功劳,那马华民政的确是要关门大吉了。但若是林冠英像张盛闻所说的是大白天抢劫,华社的确是应该检讨才行。
摘录自  光华日报/亦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