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政府禁敌对议员派援金 林冠英无耻打压盟友选民

(真相网/程义)中央政府年年派发一马援助金,没有阻止反对党议员协助人民申请援金。但是,槟州政府派发援助金给水灾灾黎,禁止槟州反对党议员协助灾黎核实和申请,槟首长林冠英说:反对党要帮灾民申请援助金?去向中央政府拿钱。

更离谱的是,连行动党的自己人也不被允许帮灾黎申请,除了公正党的植物园区州议员谢嘉平因屡次批评林冠英而被列入黑名单,就连行动党的丹绒武雅区州议员郑雨周也因为开罪林冠英,如今也不获授权处理水灾援金事宜。

林冠英亲自率队到植物园选区开记者会,安排支持者抹黑公正党的当地州议员谢嘉平没做工,作为他禁止谢嘉平处理灾黎申请水灾援助金的藉口。

对此,谢嘉平控诉,人民水深火热,槟州政府却不让他协助处理援助金事务,最终受苦的是人民:他们可以打我丶杀我,但是别惩罚人民!

至於郑雨周,他是出名的草根领袖和环保议员,难道他也被冠上做工的罪名?他的真正罪名是做得太多,为人民发声和出头,一再抗议过度开发和发展山坡,得罪了林冠英和发展商,当然没有好下场。

中央政府每年宣布发放一马援助金,全国各地的行动党国州议员便忙碌起来,争相为选民办理登记和更新资料,而且向选民声称这是火箭为人民争取回来的援助金。

对於行动党的卑鄙行为,中央政府不曾阻止任何来自反对党的人民代议士履行任务。例如古晋行动党发表文告,指行动党从128日到10日在多处设立服务柜台协助民众申请及更新一马援金资料,反应热烈。

但是,林冠英声称,槟州从2015年至2017年底共上缴了55亿令吉消费税,但中央政府一分钱也没退回给槟州。

请问,一马援助金是槟州政府拨款,或者是中央政府从消费税获得收入,再派发给中下层人民?

同样的,槟州的水灾援助金是从何得来?槟州政府向人民收取门牌税地税停车费等费用,还要向人民筹款,才得以派发700令吉援金。可是,林冠英为何不允许谢嘉平丶郑雨周和其他国阵议员协助选民处理援金事宜?

郑雨周说:坦白说,我是不想提起这事,毕竟首长已错到这个地步,就让这事错到完,反而我越澄清就越乱。不过,我要给首长一个忠告,希望首长有错就要向人民认错。

他表明,这些事若是他不讲,也没有人敢讲,反正他是豁出去,讲完也是拜拜了。

林冠英声称首相纳吉嘲笑他,就是嘲笑所有槟城人,可是,林冠英打压谢嘉平丶郑雨周和其他国阵议员,等於打压这些选区的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