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角响起 巫统宣战

 这届巫统代表大会,是下届大选前的最后一次党大会,这几乎没有悬念。

所以,这必然也是一场选前的宣战仪式和誓师大会。宣战的意义不外两个:安内和攘外。
在安内方面,大会通过在来届党选由纳吉继续担任党主席,由目前代理署理主席职务的阿末扎希出任署理主席,两个职位不开放竞选。此外,第一副主席职位则保留予希山慕丁。
这将让巫统全力专注于备战明年的大选,而不受党选因素影响。
巫统党选原定于2016年举行,但基于备战大选的理由展延,预计于明年大选后举行。如果巫统大会未有做出上述党高职不竞选的议决,则意味着大选和党选的筹备工作必须同步进行。有意在党选中更上一层楼的党员会有所行动,导致大选变成巫统党选的第二战场,这对于巫统的大选备战极为不利。
本来,巫统党内权力格局早已底定,纳吉、扎希、希山慕丁三强鼎立
党大会的不竞选议决等于公开承认这种权力格局,并作出恰如其分的名分安排,彻底排除三巨头互相竞争卡位的风险,进而促成三强结合迎战大选的力量和气势。
在攘外方面,巫统也已锁定主要敌人,并全力发动攻势。林吉祥和行动党、马哈迪和土团党,是巫统认定的最大敌人。安华和公正党,已不再是巫统的主攻对象。
党主席纳吉说来届大选,将是巫统和国阵最严峻的挑战。之所以严峻,是因为巫统将第一次遇上由前党主席、前首相所领导的在野阵营的挑战。
巫统上一次被迫对垒自己的前任党主席,就是第一任主席拿督翁退出巫统后,创立独立党和国家党,倒戈相向挑战巫统的时候。但拿督翁不曾担任首相。而这次巫统将遇上曾担任党主席和首相的马哈迪,巫统上下当然不会掉以轻心。
在历史上,巫统遇过的最强大对手,都是由本身的前任领袖所领导的在野势力,如东姑拉沙里的46精神党,以及安华的烈火莫熄运动。
一如过去的所有大选,马来人选民的投票倾向备受瞩目。在希盟这边,特别是行动党,不断宣传所谓马来海啸的说法。
但事实上,按照目前政治形势的演变,马来海啸论充满不确定性。主要的问题在于,假设出现所谓的马来海啸,其撞击的冲力到底是倒向哪个阵营?如果这股马来海啸,乃是反向操作,倒过来冲击希盟,那么巫统将取得比上届大选更大的胜利。
足以使马来海啸反向操作的因素,包括:一、巫统党内异常团结,巫统大会成功扫除一切内部不利因素,进而整合全党力量,纳吉、扎希和希山三巨头合力迎敌;二、马来统治者,特别是雪兰莪和柔佛王室,即使没有公开支持巫统,但显然已跟马哈迪处于对立关系,这可能转化为他们跟希盟处于对立关系;三、伊斯兰党脱离在野党阵营,来届大选许多马来选区将出现三角战,希盟马来政党若无法争取伊斯兰党支持者,势必一败涂地;四、美国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国首都,激起全球穆斯林愤慨,也为巫统团结马来穆斯林提供了大好机会。
马来海啸和马来人大团结,事实上是同一个概念的两种说法,差别只在于,这股力量冲击的对象是国阵还是希盟。
摘录自  星洲日报 /张以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