嚣张底下的担忧

林冠英说亚沙国会议员张聒翔只是在国会喊一声,隔两天就争取到3000万令吉的拨款给拉曼大学,直呛马华没用,可以扔垃圾桶。说实在的,他这番话是故意要激起马华党员的愤怒,也在告诉马华和华社,他就是可以嚣张到家,又奈何得了他如何?

其实,谁不知道拨款不是用喊就能争取到的。可是,却没有人挑战张聒翔在亚沙选区用喊的去为他的选民争取拨款。别说300万令吉,可能即使是3万令吉,也不可能争取得到。理由是因为他们是反对党
行动党自2008年以来,都没有为拉曼大学喊过3000万拨款,那么过去9年的拉曼大学又是怎样生存过来的?
国会最近在辩论贸消部的小组环节时,以52对51票的微差通过了财政预算案。伺机以突击方式,好让财政预算不能通过的行动党,早都抱着不要让预算案在国会通过的心态,却在事后大声的说行动党在财政预算案里成功的为拉曼大学争取到拨款?华社何必要被他耍得团团转?
其实,林冠英的嚣张,恰恰反映了他内心的担忧。
第一,行动党无法面对声称拥有百分之九十华人支持,却无法为华社争取到拨款的事实。而这样的局面已经无法支撑太久。
许多行动党选区的社团、神庙和董家协,都期盼能获得更多的援助,可是行动党只有爱莫能助。当初华裔投予的热忱支持,却在处理伊刑法课题上,让华社恐惧和濒临失望。
他担忧行动党最鼎盛时期已经过去,华裔选票正逐渐回流国阵和放弃行动党。
第二,马华和民政虽然没有获得大部份的支持,却依然默默付出,对华社不离不弃。这默默耕耘的成果,正是行动党最大的隐忧。
因此,能挫败马华民政的努力,就是行动党最大的成功。可是,行动党却忘记,玩弄政治底下牺牲的不是政党,而是华社。
所以,行动党在增建华小的课题上,试图打击马华和民政,结果没有成功。如今在拨款的课题上,又试图打击马华,能踩就踩。
我只感觉行动党只有破坏,没有建设。没有行动党的存在,华小的增建和拨款或许能更多。
摘录自  星洲日报 /梁德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