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纯是为了政治利益在作祟?

在成熟的西方民主政治体制下,反对党在议会政治中占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其基本原则是认同国家政治体制与宪法原则前提下,承担监督政府并产生影子内阁的作用。其主要意义为建设性,即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而是为了执政而反对。但是在民粹主义下,许多国家的政党为了实现本党利益,却不计成本阻扰或试图拦阻政府有利于国家发展的政策,这当中包括了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自从2008年开始,在改朝换代带动的政治海啸下,行动党主导了槟州政权,公正党则主导雪州政权,本章就以几个课题从他们攻击国阵的言论和其施政政策来做比较。当一切以系统化来对比的时候,我国政治在民粹政治煽情的推波助澜下,竟然是如此的荒谬和矛盾。
以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为例,八打灵再也北区行动党国会议员潘俭伟说单靠客运和货运量是无法达到建筑成本和营运方面的收支平衡。他表示这是国阵利用空想的白日梦来误导人民,要我们的子孙去承担政府留下的巨额债务。
东海岸铁路计划(ERCL)全程双轨668公里,其中100公里高架轨道和桥梁及约65公里隧道,从吉兰丹链接到雪州巴生港,跨越4州,设有22站,其中20站可供载客,11站可载货,耗费550亿令吉。
比较槟城行动党政府推动两岸三通的海底隧道,全程7.2公里,单研究报告花费了1亿296万2000令吉,而总费用是54亿9000万令吉。
依据潘俭伟的逻辑, 槟城行动党州政府的海底隧道需要多少汽车流量才能达到成本?而营运成本又需多久才能取得收支平衡?我们不应忽略的是槟城已有第一大桥和第二大桥,如果海底隧道的过路费太高将面对使用者选择大桥,造成低流量的冲击。
在两个基建计划比较下, 笔者又发现了另一个荒谬的地方。东海岸铁路计划已经动工,计划在2024年竣工。而槟城海底隧道花了1亿多令吉仍然还处在研究阶段,2023年才计划动工。如果海底隧道最终胎死腹中,岂不代表1亿令吉的研究费全泡汤?(根据报道,林冠英已经开始打第三大桥的主意。)
还记得行动党环保先锋的黄德吗?他当年反稀土厂因为印象中害怕稀土的“辐射”,从沙巴飘洋过海而来的他曾经剧烈的说要烧厂以维护环保,听起来令大家亢奋得不得了。
当行动党执政的槟城爆出毒厂风波,周围村民健康受到威胁,一些村民甚至验出患上癌症。在村民和民间组织强烈反对时,那些年锲而不舍的这位行动党环保先锋却不见踪影,或许所谓的环保只在攸关其政党的政治利益才产生作用吧?
505大选时,林吉祥在其脸书和部落格上呼吁调查前首相敦马在90年时候所造成的国家外汇损失,今天国会成立了皇家调查委员会,不久前调查报告也已出炉。
令人纳闷的是马爷爷突然间成了希联的未来首相,而行动党不止不再坚持调查国家外汇损失,反而指责皇家调查委员会的报告是政治陷害,这是在挑战马来西亚全民的智慧?还是认为一切是由他们说了算?
政党缺乏政治责任,使到政治人物或议员的角色模糊。政治人物为了在激烈的政党竞争中积极维护本党和自身在党内的利益,逐渐乖离在国家利益方面代表的角色,甚至为了一己之私不惜模糊一切,让民粹政治升华,忘却肩负的责任与使命!
纯粹为了反对而反对,或是选择性的做出反对,没有建设性基础,遇上民粹政治的泛滥,国家不仅在人为因素下面对发展缓慢的苦果,更无法快速迎向全球性的挑战。奉行民主的民主行动党口口声声喊民主,却经常公开的表示槟城不需要华基政党的反对党,这实在是荒谬的论调啊!
摘录自  光华日报/朱笙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