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坐视不理的事情太多了

槟州希联政府一向来坚称槟州频频发生的闪电水患与州内欠缺规划的发展及山坡开发无关,但人民经历太多场水灾,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去分析和判断,许多非政府组织更站出来纷纷指责槟州的环境和自然生态遭破坏,并要求政府调查水灾越来越严重的内情。

槟州人民看着槟城一座座山林逐渐变“秃头山”,也开始怀疑州政府的“绿色槟城”口号是什么?槟州绿肺被破坏,已经成为当今槟城民间最热烈议论的课题。
火箭州政府相信是受到了不小的压力,所以最近频频语出惊人,企图转移民众的视线。最可笑的就是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指某位州议员不做事,他无法坐视不理。
希联许多国州议员不做事,为何只有这位蓝眼议员被公开谴责,还被禁止派发援助金?屈指一数,火箭有许多议员不但不做事,一做就做出许多惹怒民众的“大事”,这些议员更应该被严惩!为何林冠英不对付他们?
举办槟城大桥马拉松的槟州行政议员罗兴强,年年搞出大头佛,今年更弄哭了参赛者,派逾期的运动衣和巧克力,脸书被参赛者忍不住痛斥,面对这种议员,林冠英不是更应该不可“坐视不理”?
火箭国会议员黄伟益耍赖拖欠宗联委7万多令吉不还,搞到州政府与宗联委联办的槟城庙会难以承续,破坏华社团结,林冠英对这类议员难道可以坐视不理?
林冠英为了从槟州民怨中脱身,已经口不择言,竟指火箭议员张聒翔一开口就帮拉曼大学学院争取到3000万令吉拨款,实在是典型政治投机者的手段。
行动党一向来对华教毫无贡献,对于我国政府建迁16华小只有冷言冷语;反观马华1969年创办拉曼学院,半个世纪以来为华裔高等教育努力不懈,造就数十万名华裔子弟,行动党以为动一张嘴,就可以抢功劳占便宜?
高教部与马华早已说明,政府一直以来都有拨款予拉曼大学学院,而明年的拨款没有列在预算案中,是因为将原本列入在高教部行政开销的项目,转换至大学资助项目内,以符合财政部新预算指南的要求。行动党要捞取政治筹码,也拜托找一些有事实根据的事件,不要再操弄教育课题,尽耍下流手段了。
如果火箭州议员张聒翔那么厉害,可以变出3000万令吉拨款,那么他应该来槟城帮帮黄伟益,变出7万令吉给他还槟州华团的债。
宗联委过去两年来白费心血,原本以为一笔勾销7万令吉拨款就可以换回名英祠爱情巷产业,不料到头来却被骗了,拨款和产业两头空,闹得槟州华社要搞革命!
今天,槟州政府不敢回应是否再与宗联委联办明年的槟城庙会,也是无可厚非,因为火箭州政府在槟城庙会和槟城灯会有太多见不得光的丑闻,再也抬不起头见人。
槟州华团主办槟城庙会将近20年,每年吸引超过十万名海内外游客参与,已成为槟城一年一度的旅游盛事。2016年槟州政府抢走主办权,另请活动策划公司筹办活动,结果账目出炉后亏损1万多令吉,不再像往年一样有盈余捐给慈善团体。
此外,黄伟益还拖欠宗联委7万多令吉未还,看来“庙会是一块肥肉”和“2017年槟城灯会涉嫌舞弊”的民间传闻可说是“空穴不来风”。
槟州政府宣称有18亿令吉储备金,却拿不出7万4000万令吉拨款还清华团的拨款,也拿不出钱来治水,解决槟州一次比一次严重的水灾,却不断消费华教和拉曼学院,为什么行动党一心要为难华教和华社?
其实,行动党目前偏重马来选票,只好踢开华裔选民,甚至不惜推举马哈迪为首相人选,不再坚持希联的唯一首相人选是安华,不再追究马哈迪打压异议及华教人士的茅草行动,甚至指马哈迪炒外汇导致我国亏损315亿令吉的皇委会调查报告事隔太久了,不算数。
马哈迪掌权时期打压民主自由,打压华社,人民是不会忘记的。行动党现在为了入主布城,鼓惑选民去追随马哈迪,这就像5年前鼓惑选民去支持伊斯兰党一样,后果不堪设想!
摘录自  光华日报/陈德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