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益感觉没朋友挺身相助 押错注迟早退党返回巫统

(真相网/陈伟国)首相署前部长拿督再益依布拉欣对“巫统大港区部主席拿督斯里嘉马尤诺斯用大铁锤锤打肖像”事宜,感到无助,他会基于自身和家人安全,求助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我的担心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嘉玛和他同僚用大铁锤捶肖像的头是一种威胁,我希望公正的警察总长能照顾我们安全。”

再益依布拉欣一时比林冠英英明神武,一时窝囊卷尾而逃,斗志只有五分钟热度,于人虎头蛇尾的感觉。被区区一个嘉马恐吓,就转头向巫统老二求助,跪求警隊一哥求助 ,冀獲保護。
再益依布拉欣发表推文时直言:“我似乎没朋友为我撑腰,只要副首相阿末扎希有空,我就尽快去见他,因为这关乎我人身安全,还有家人安危。”
再益依布拉欣天真地以为自己点火大放厥词后,火箭红豆兵就会成为他的后盾,跳出来情义相挺,他以为行动党社青团及妇女组就会跳出来举报嘉马恐吓,促警方调查嘉马,保护再益。
岂料事与愿违,行动党不但没有半个领袖站出来支持再益,却赶紧落井下石,令早前加盟火箭时胸怀大志的再益顿时感觉孤单,感觉孤军作战,被盟友及自己的党领袖冷落,尤其是林吉祥及其偶像马哈迪。
雪州苏丹沙拉弗丁对首相署前部长拿督再益依布拉欣在推特上,发表对统治者不敬言论的行为感到愤怒和失望,更指若再益不满,大可离开雪州。再益依布拉欣除了无助,还得面对被煽动法令控告的风险,被苏丹驱逐出雪州的窘境,祸不单行。行动党招揽再益加盟,则得不偿失。
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机警地立即跟再益依布拉欣划清界限,促请后者需亲自面对,他在推特上发表对统治者不敬言论的行为,所带来的后果。“我们党员可以自由发表他们的看法,但他们同时需应付其言论所带来的后果。“这已经不关行动党的事,尤其是他(再益)在党内并无任何党职。”
此外,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也强调再益只是普通行动党党员,并无党职在身,因此其言论不代表行动党。
可见行动让引狼入室,招揽再益进党后,其我行我素的言论显然为该党带来麻烦,再益力挺马哈迪成为希盟首相人选,却得罪公正党,企图帮马哈迪擦鞋,竟得罪苏丹,令行动党陷入尴尬左右为难的局面。
陆兆福及潘俭伟的立场,加上林吉祥与马哈迪的沉默,难免让再益感觉“没有朋友”。
在苏丹的压力及民众的报案之下,再益一旦被警方调查,预料这名没有原则的投机份子极可能跟巫统妥协投降,以“变节”退党换取免控及人身安全。届时这只青蛙或一跳再跳,跳回巫统,而行动党将鼓掌欢送再益回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