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胜选最大党但无作为 不敢争取权益却指点江山

(真相网/陈家豪)大马一直沿用西敏寺议会体制,首相是由拥有最多国会议席政党的党魁担任,马华宣传局主任蔡金星建议,作为希盟最大党的行动党不应妄自菲薄,而要勇敢推荐行动党秘书长,也就是自认有做事的槟州首长林冠英出任首相,从而贯彻行动党数十年来所强调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精神。

马华无法赢得国阵的最多议席,但行动党上两届大选在华裔选民的倾力支持之下,成为最大的反对党。在2008年大选,民联三党一举夺下五州政权,包括槟州丶吉打丶霹雳丶吉兰丹和雪兰莪,除了吉打和丹州是伊党最大,另三州是行动党占有最多议席。

林冠英理所当然出任槟州首长,并委任友党出任副首长,但在霹州,推举最小执政党的伊党议员尼查出任霹州大臣,在雪州则由公正党的卡立出任大臣,却未见最多议席的行动党要求副大臣。

在国会,行动党是最大反对党,却把国会反对党领袖一职让给前副首相安华,在安华入狱後让给其夫人旺阿兹莎。

这还不要紧,在民联瓦解并成立希盟之後,由前首相马哈迪所新创立的土团党只有一个国会议员,即原本在巫统麾下中选的前副首相兼巴莪区国会议员慕尤丁。可是,希盟的最高领导人却是由最小党的土团党总裁马哈迪。

马哈迪当希盟总裁丶安华任实权领袖丶旺阿兹莎是主席,一个联盟变3头马车,而拥有36个国席逾百州席的行动党,只在多达3个希盟署理主席之中占了一席,由林冠英出任。

至於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和主席陈国伟,并未被列入希盟领导层,因为行动党要将就希盟内部须有东马和印裔代表,硬硬塞了印裔的古拉丶砂州的张健仁等。

林吉祥以希盟领导人的身分指点江山,代表行动党推荐马哈迪出任希盟的未来首相,至於陈国伟则代表希盟宣布,一旦执政後会肯定承认统考。可是,行动党敢讲不敢当,说话可以算数吗?巫统指责行动党躲在背後操控土团党,有错吗?

蔡金星建议行动党若要赢得这麽多议席,就要敢敢请缨出任要职,这是基於两个原因:第一是行动党过去所主张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理念,行动党如今是否仍然坚持?第二是我国所实行的西敏寺议会制度,首相人选由拥有最多议席的政党党魁担任。

既然行动党口口声声说要追求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理念,林吉祥也曾亲口说,非马来人可以当首相,行动党应言行一致丶坚持原则,但为何无论在民联或希盟内,都只看到行动党的角色仅限於推荐或支持他人,包抱马哈迪丶旺阿兹莎或安华出任首相?

蔡金星说,我国向来沿用西敏寺议会体制,首相是由拥有最多国会议席政党的党魁担任,行动党既然是希盟内拥有最多国会议员的成员党,是第一大成员党,为何在谈到首相人选时却表现的如此委屈,迫不及待的宣布拒绝担任正丶副首相?

他指出,行动党谈到希盟首相人选时,只能附和支持小党党魁当首相,就是不敢建议让林冠英当首相。事实上,行动党在首相人选课题上如此谦让,无非是考量到马来选票,这对一个自诩为多元种族政党的行动党,尽显火箭的虚伪。

这也说明,无论行动党在大选中赢得多少的议席,特别是在上届赢得该党有史以来最多的国州议席,事实上都毫无意义和价值可言,对国家的政治格局和制度没有影响,也对提升华社政治力量没有一丁点的帮助,反而只会导致马来人在朝丶华人在野的局面,加剧社会的分裂和极端主义的抬头。

蔡金星挑战行动党,如果行动党身为希盟第一大成员党,都毫无作为和影响力,行动党在来届大选上不上阵都没有差别。

在伊刑法课题上,行动党无力阻止伊党在丹州通过伊刑法法案,也不能阻止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在国会提呈私人法案寻求修改伊法庭权限。

华裔选民投票给火箭和伊党,换来的是伊刑法危机,最终是只赢得7个国席的马华联同其他国阵成员党阻止巫统接管这项法案。何等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