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立拉扯雪州政局

一个政权的生命,没有昨天、没有明天,只有今天。一个政权的演绎,也是这样,没有刚才、没有待会,只有现在。“不要再问/谁是对的谁是错的/谁是谁非/谁又亏欠谁了”。

雪兰莪政局的发展,似乎也不例外。分分合合、拉拉扯扯、曲曲折折;谁也说不准明日的新景色。有的站着有的坐着有的躺着有的趴着,都在争取下届大选赢得政权的快乐。
一切都是可能的,尽管曾经信誓旦旦,尽管曾经洋洋洒洒。早前的婉拒,是早前的应对,但前公正党的雪州大臣卡立依布拉欣如今现身2017年12月2日的雪州巫统大会,同时在记者会上声称准备与巫统和伊党合作:
“我会帮助巫统,但我也告诉过去雪中送炭的伊党朋友,我也将助他们一臂之力,团结穆斯林。”(Saya akan kerja untuk tolong Umno……. Saya beritahu rakan-rakan PAS yang telah menolong saya, saya tolong juga mereka untuk penyatuan ummah)
什么意思?卡立解释:穆斯林之团结,是双赢的。伊党巫统,我都一视同仁,绝不厚此薄彼,但求雪兰莪之发展尔。(Perpaduan umat Islam maksudnya dualah. PAS saya ada. Umno pun saya ada. Tak ada orang katakan saya asingkan. Saya tolong orang yang bangunkan negeri Selangor)
显然的是,副揆阿末扎希确实感受了卡立有所转圜:“我们知道卡立的心,还是蓝红的……同样的,莫哈末泰益辗转两头家,最终他还是选择(巫统这一间)红屋。”
实情是不是如此,总而言之,雪兰莪下一场的未来大臣之战,行情是一比四。当权的这一边,只有阿兹敏一人;在野的阵线,则有四个过去大臣一起联手,串成一线:莫哈末泰益、阿布哈山、基尔和卡立。
当中,企业CEO出身的卡立,说来可还是巫统旗下资深的老党员了。前前后后,党龄曾有30年之久,直到2006年投入公正党,随之领军赢得绝大多数席,顺势成为雪州的第一号人物。
换句话说,卡立和巫统一字排开,坐在前排的领导,可是旧相识老相好了。受询立场,卡立也坦然承认,不论伊党,还是巫统,他都保持友好关系。既然都是自己友,旧情还在,事情自然好谈,也好办多了。
当然,如果仅有卡立一人作如是想,自然不足为患。但是,万一,希望联盟之中,还藏有不少“卡立”,正在伺机而动呢?何况,经过泰益渗透,替代阵线的操作,想必巫统和国阵一早摸得清清楚楚。
是否因为这样,国阵手中的算盘和心中之战略,坚信2014年伊党研究中心行动主任朱迪曾在“伊党中委会”Whatsapp手机聊天群组建议“与巫统共组联合政府”的那套旧方案:
“掉离民联,雪兰莪现在保得住,今后亦然。我们15席,加上大臣,公正党一人,以及12位巫统议员,就过半了。巫统的文告已经说了,他们接受卡立继续出任大臣。”
当然,卡立现在不玩了。不过,卡立的影子和影响毕竟还在。卡立的说话,也正是在推销朱迪所论,试图说服两边忠贞的拥趸,不计前嫌,放下恩怨,共同实验“伊巫结盟”的方程式。
摘录自  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