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只High不啸变天难

據報導希盟的誠信黨、行動黨及土團黨已接納由馬哈迪及旺阿茲莎分別當無限期的臨時正副首相,公正黨仍待政治局裁決。半年前,希盟為了安民心而強調馬哈迪是沒有實權的顧問,半年后希盟只剩馬哈迪有實權,有錢確實能使鬼推磨。

青年選民,原本被視為政治改革的推手,希盟的希望。大選近在眉睫,馬哈迪與林吉祥與大馬青年進行對話交鋒后,竟驚覺青年不想換政府!儘管青年選民有增無減,被在野黨視為有利政改的因素,但馬哈迪卻發現大馬青年都糾結于過去,沒談現在和未來,還認為即使改朝換代,在貪污方面,新政府也會延續首相拿督斯裡納吉的做法。
害怕回顧,如何承先啟後?
青年選民對政局的疑惑,以及對希盟的救國與鋤盜論興趣索然,或只是冰山一角。馬哈迪與林吉祥如果能走下神台去跟中年及老年選民對話,跟不同社會階層交流,或許會有更加刺激的“驚覺”。
馬哈迪指青年只回顧過去,特別是國陣政府的過失,甚少有人談起現在和未來。如果政治領袖與民對話的目的在于聆聽民聲,馬哈迪應反省思考為何青年糾結于他不願認錯的“過去”,馬哈迪揚言救國改革,但卻堅持維護他打壓異議的決策,青年不難從馬哈迪的“現在”,預測希盟馬哈迪政府的“未來”。現在和未來,向來是馬哈迪說了算,青年即不得談,更不准彈。害怕過去被回顧,如何承先啟后?
馬哈迪年前自稱有百萬人支持其“人民宣言”,卻從未進一步提出具體的政改藍圖,馬哈迪主義陰魂不散,希盟的政策與原則遠比民聯模糊。對于爭議性的政策,希盟不是避談就是強調贏了再談。是否恢復地方選舉?贏了再談。是否終結355法案?贏了再談。承認統考?贏了交給學術鑒定局鑒定后再談,如此一來,人民除了被令“聽話”,還有什么現在及未來好談?
等馬來海嘯不如製造青年海嘯
GST說要廢除后來又要保留,說一馬援助金是糠糙又承諾繼續喂民以糠糙,揚言廢除PTPTN又沒提出替代方案,汽油補貼只限1000cc或以下的交通工具,馬哈迪認為青年會叩謝這大恩大德,義憤填胸起義挺馬殺雞鋤盜?以其坐待馬來海嘯助希盟變天,不如去製造不分種族的青年海嘯,青年不乏政治狂熱,但只 High 不嘯,如何變天?
誠青團稱為了抗議油價上漲帶來的生活壓力,希望聯盟青年團將于歲末在吉隆坡舉辦集會,維持民心思變的氛圍。希盟仰賴民心思變的氛圍贏選,但希盟領袖卻缺乏思變的決心,誠青團周前在國會外紮營42小時邀請人民繼續反抗水漲船高的油價,結果連黨員也冷對其“邀請”,僅滿足于維持民心思變的印象。但民心思變的氛圍,連馬哈迪也沒感受到。
摘录自  中国报/賴昭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