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事做不了,大赛做不好

2008年上台以来,前前后后快十年了,这个州政府的心思,似乎都没有放在踏实做事,而是泛政治化一切, 处处要和假想的对手对著干。结果,不过一个2017年檳城大桥国际马拉松,也办不好,状况百出;选手苦等两小时之久,才能领到奖牌。

此事说来,不是第一次了,而是兜兜转转的歹戏拖棚。早在2014年,也有类似的个案投诉。当年,身兼筹委会主席暨檳州行政议员罗兴强承诺据此改善,不再重蹈覆辙。然后呢?
然后,一样的赛程,一样的ridiculous。《东方日报》报道,乃有部分参赛者高调放话,下次不再报名参加。这些说来,还是小事,但是,赛会的赞助商怎么会「误派」200多个逾期巧克力?
保鲜之日,註明11月14日截止。换句话说,早在11月26日大赛的12天前,这批巧克力已经no good极了。可是怎么会搞成如此这般?「檳城再出发」,此之谓乎?
犹为不解,这一次的国际马拉松赛取消青年组的颁奖,一名获得亚军的17岁少女蔡婉容因此不能上台,深感委屈而向主办单位哭诉。诸如这些,说明了什么,反映了什么?
沉痾不是偶然,宿疾也不是突发,而是显见了规划的破绽,流程的罅漏,行政的疏失,临场的不周,领导的不力。做了这许多年,难道主办当局还是不能从中认认真真汲取经验,而是一再放纵同样的疏忽?
所谓检討,显然只是装模作样的纸上谈兵。千错万错,总而言之,就一句话:政府没错。要是这样,到了2018年,自然可以预见,同样的轮迴必然再次发生:大事做不了,大赛做不好。所不同的,只是事发的那个时间点。
摘录自  东方日报  /杨善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