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让大马变成“极权”国家

我国毒品交易日益猖獗,近两个月以来,警方起获的毒品市值就已高达数百万令吉,毒品的泛滥程度确实令人惊讶。

日前,巫统京那巴当岸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邦莫达在内政部2018年预算拨款的辩论会中直批国家反毒机构(AADK)的任务失败。邦莫达指出,国家反毒机构只是在浪费时间和资源,应当解散,并建议我国应该效仿菲律宾总统迪泰特的扫毒政策,无需审判扣留吸毒者,并直接向毒贩开枪。
即使政府应积极肃毒,但笔者认为马来西亚是个文明的国家,警方应该依据现有的法律执法,而非效仿这种视如野蛮残暴的举动。若不需要审判,就直接扣留吸毒者,或发现“身藏毒品”的人,在还未有准确的罪证去证明他人是否是毒贩,就判下死刑甚至直接开枪,这的确非人道之举,也对被告和涉嫌贩毒者有欠公平。更何况,身为执法者的警察变成决定他人生死的判决者,当中可能会有变相的执法者滥用权利导致滥杀无辜。
另外,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莎丽娜也指出,其实许多贩毒者并非幕后黑手,在贩毒者被定罪和执行死刑后,毒品泛滥的现象并没有因此改善。所谓“擒贼先擒王”,要杜绝毒品只有阻断毒品供应来源,因此首相署日前在国会下议院提呈2017年危险毒品修正法案,建议废除判处强制死刑,并赋予法官自由裁量权,在以下情况下斟酌处理,以终身监禁和鞭笞不少于15下取代死刑。当中情况包括:罪成者被逮捕时,没有证据显示他涉及买卖毒品活动;不涉及陷害教唆;罪成者只是运送、携带、递送危险毒品;总检察署书面确认罪成者,协助执法机构打击大马境内及境外的贩卖毒品活动。
鉴于许多贩毒者并非幕后黑手,废除判处贩毒者强制死刑或能让被告供出主使者,进而协助执法单位瓦解背后的毒品集团。因此,笔者希望政府可以尽快通过落实该政策取缔毒品。
除此之外,国家反毒机构应该更积极参与肃毒行动,如在各社区成立义务巡逻队,向社区民众查询吸毒者出没的黑区,加强缉毒力量及扩大缉毒范围,更有效地打击毒品。反毒机构可以与技职行业合作,让吸毒者成功戒毒后能学一门手艺,继续生活并确保他们不会再入“毒”途。不仅如此,国家反毒机构也应该从教育下手,走进社区和校园举办讲座会,教导民众识别毒品种类及宣导其危害性
摘录自  光华日报/叶媁婷